英超

枪神之怒 第三百零六章 赌注

2020-02-14 14:03: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枪神之怒 第三百零六章 赌注

“好了,你不是要破阵吗?来吧!”

阵魂说到“阵”时,完全不再复先前模样,而是透着一股无比的自信。

齐天没动手,却是说道:“你先把那东西给我,我再破阵!”

“凭什么?”

“那是赌注,我要不死的话,赌注归我,放在我手上,自然不会有什么错;再退上一万步,如果万一我死了,那这个东西不也是在阵中,在你的手里?”

“你说得,好像挺有理!”

“你不给我,难道是说你不敢,你没有信心杀了我?”齐天再次使出了激将之法,阵中传来怒吼声:“谁说我不敢?”

遂即,那块似玉非玉的东西,径直就飞到了齐天的手中。

齐天拿到这东西,心中感慨道:“这阵魂,也太单纯了,赌注可是双方都要给出来的!”边念着,齐天边将这东西往储物戒指里放。

可这一放,却发现,竟然放不进去!“放不进去?有生命的存在?”

齐天眉头深锁,因为他没有感觉到似玉非玉的物体之中,有着一丝一毫的生命存在,就是齐天猜想着的类似于“剑魂”的东西也没有!

“怎么会放不进去呢?”

齐天是怎么也想不明白,这时,一个吼声打断了齐天的猜想,阵魂说道:“小子,快点来破阵,快点来送死!我要赢掉这个赌!”

阵魂口喝“小子”,自然是跟着万阵老祖学的。

“看好了,我如何破阵!”

“哼!”

阵魂一声冷哼,百万草木如潮水疯狂扑向齐天,在扑向齐天之时,那无尽草木却是化成了齐天模样,举拳轰来,齐天眼睛一凛,在他的推演之中,早就知道这“生死冰火阵”,可不仅仅是单纯地表现出生与死,冰与火那么简单,生与死的表现形式可是很多很多,一些情况,还是在齐天的预料之中……

无数只拳头,重重复复往齐天轰来,齐天也是一拳轰出!

砰砰砰砰砰……

数声炸响,如暴雨密集般响起,登时便见到那些草木崩裂成末,挥洒阵空、阵地;齐天所站之处,已经是一片荒芜,没有一根杂草存在!

“不——可能!”

“生死冰火阵”里响起阵魂那不可思议的惊呼声,“这千百万草木,堪比千百万精兵,每一根草,每一根,都有着你本身八成的实力,千百万个八成实力的你,怎么还抵挡不了你一拳?”

如此场景,即便是那虚弱无比的万阵老祖,也是不顾疼痛地微张了嘴,显然这一幕,太出乎于他的意料之外,万阵老祖心里念道:“越厉害越好,等老子脱阵而出,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齐天那一拳,蕴藏的可不是力量,而是第十条经脉,是狂吞生命力,草木没有了生命力,再有齐天几成力量,又有何用?齐天说道:“就这样的手段,可杀不了我!”

说是这样说,齐天可没有将阵魂不放在眼里,阵魂或许性格暴躁,能够利用一二,但牵涉到阵,说到阵,那阵魂可就不是那么容易利用的,因为这阵,就是他的生命所系所存的载体,阵魂就是这个大阵的主宰!

齐天这般做来,只是想竭尽全力,加剧阵魂的狂暴!

“小子找死!”

阵魂一怒,眼前那本来崩裂开来的草木灰屑,又再一次凝聚出了齐天的模样,无穷无尽、铺天盖地般往齐天涌来,瞬间就将齐天淹没于其中。

见此状况,阵魂说道:“就这么一点实力,还敢口出狂言,与我打赌!”阵魂如此说来,自然是认定,齐天已经死了,死透了。

然而,阵魂的声音还没有从阵里完全消散,就看到了那些将齐天包围住的,与齐天一模一样的存在,一群接一群地,从齐天全身毛孔、七窍处,钻了进去!

速度之快,就如同千百万条江河溪流,汇进大海一般,只不过,齐天吞的不是水,而是死气;转眼间,那些身影,就薄弱了不少!

“这……”

阵魂惊讶得,再也说不出其他话来,只是呆呆地看着,看着包围着齐天的身影,越来越少;万阵老祖那蕴藏着无尽痛苦的眼睛里,硬生生地挤进了丝丝震惊,“生与死,这小子怎么能将生、死集于一身?这可是我在仙界也没有遇到过的情况,莫非这小子,也是从其他高阶大陆来的?”

疑惑一起,万阵老祖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思想了,“这小子实力低,绝不可能是穿梭空间而来,但他身上,却是有这样的诡异手段?莫非是有什么能穿梭空间的法宝?而能拥有穿梭空间的法宝

,那他所在的家族或者是宗派或者是其他实力,肯定就是底蕴非常深厚的家族、宗派了。”

万阵老祖越想越有这么一种可能,齐天却是在说着:“之前的草木精兵,是生,是活兵;后面的草木之兵,却是死兵,由死气组成的兵!死门之中找一线生机?这一线生机……”

正这时,万阵老祖忍痛咬牙,不顾虚弱之身,一字一句说道:“你……姓……什……么……”

齐天眉毛一凛,思绪万转后,吐出一字:“齐!”

“齐?”

万阵老祖那眼睛,一下子变得极为复杂,极为有意思起来!

齐天说出自己的姓后,却是决定,绝不透露出能让万阵老祖猜测到他从哪里来的任何信息!

身怀金色能量的齐天,轻松应对着或生或死的草木之兵,而阳易、月华等人,却是没这么轻松了,他们的实力都暴涨了,可他们碰到的“自己”,也是实力大涨了,挥舞着与他们“自己”相同的图腾战技,群杀而来。

阳易、月华等人能杀一个,杀十个,却杀不了百个千个,很快,他们就崩溃了,疯狂了,成了他们中的一员,浑浑噩噩……

万阵老祖“看”到这些画面,不由庆幸起来,庆幸这些人中,有着齐天,要不然仅靠他们,他想脱阵而出,那无疑是做梦;同时,万阵老祖也愈加确定,齐天不是屠龙空间的人!

“生和死,我都尝试过了,你的冰与火呢?”齐天所站之外,只有他一人,再无其他身影,阵魂一凛,极度愤怒,吼道:“你要冰与火是吗?我给你!”

霎时,齐天眼前出现一块冰,这块冰,像天,悬挂于空;还出现一片火,这片火,似地,绵延万里!

天冰,地火!

两者散发出的,不仅是冰火气,更有着天地之威!

齐天看着那冰,那火,与他所接触过的冰和火,全部不相同,齐天还有种奇怪的感觉。

“你该死了。”

阵魂吐出这句话,齐天紧锁的眉头,却是舒展开来……

齐天神情,泰然自若起来。

阵魂“看”到齐天一脸的镇定,那本以为能绝杀齐天的阵,又再一次的动摇起来,喃喃念着:“就算他能毁冰灭火,难道他还能对抗天地之威不成?再说,这冰这火,岂是那么好灭?”

一直关注着的万阵老祖,当然也是看到了齐天的泰然神情,心中不由欣喜起来,可欣喜之后,却又浮起担忧,心中念道:“希望那丝破绽,他不会发现,不,那丝破绽,他肯定不会发现的!绝对不会!”

正这时,齐天左手祭出了水,右手焚出了火!

“水火?”阵魂心中的动摇,强烈程度,又添了数分。

“一身同时聚生死,融水火,这小子,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万阵老祖的心里,也波涛汹涌、惊涛骇浪起来了,与此同时,更加确定齐天身后有着大势力,“齐?齐?真的是那个齐?”

水、火漫延,化作玄水域、寒炎域!

齐天没有喊出任何字,只是驱使着玄水域与寒炎域进攻而去,阵魂念着:“虽然你的水火,有点意思,但是,比起天冰地火,还是不行!”

阵魂以为齐天要以水攻冰,以火克火。却不料,齐天让“玄水域”攻向地火,“寒炎域”焚向天冰,“玄水域”以天月玄水为主,“寒炎域”以寒玉蓝炎王为主,寒玉蓝炎王吞了数种异火之后,实力已经是非同凡响,不仅那些异火功能被大大增加,就是“寒玉蓝炎王”本身具有的威能,也恢复了不少!

特别是“玄水域”与“寒炎域”在金色能量为支撑的催发之下,威力更盛,瞬间与天冰地火纠缠在一起,武尊之域里,除了“玄水”与“寒炎”,不容许再存有其他之物。

若有,则灭之驱之!

万阵老祖看着齐天施展出来的两个域,眼睛里满是深思之色,似乎是想从这两个域中,看出齐天的来历;如果,齐天没有聚齐五属性本晶,没有形成金色能量漩涡,那很有可能在刚施展出来的一刹那,就给万阵老祖瞧破;但是,此时,万阵老祖的眼睛里,有着的是越来越浓的疑惑。

两域闯进天冰地火,天冰没有将“寒炎域”冻破,地火也没将“玄水域”焚灭,两个武尊之域,都好好的;阵魂见状,已觉齐天水火厉害,却仍说道:“天冰地火,无穷无尽,就算是你的水火,强过天冰地火,那又能怎样?你又能支持多少时间?待你能量耗尽,灭杀你,如割草芥!”

“能量耗尽?兴许那个万阵老祖能做到,但是你这个阵魂,却绝对做不到!”齐天心里念来,嘴角一笑,霎时,“玄水域”与“寒炎域”里,再起变化。

只见两个域里,忽起旋风,大旋风!旋风狂卷!由水由火组成的玄水旋风、寒炎旋风,立即,两个旋风将天冰地炎,席卷其间,灭之!

表面上看起来,那天冰、地火是被灭了,不复存在了;其实,里面所含能量,被齐天吞吸了;

此时此刻,阵魂口中正喃喃念着:“似乎有些不对劲,这天冰、地火的灭亡……”原本,阵中一切,阵魂都应该是再清楚不过,但是,阵魂之前刚与万阵老祖来了一场不为人知的大战,又受了齐天那般言语相激,情绪变化;再加上,齐天的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之计,太过完美,以至于阵魂都认为天冰地火是灭了。

阵魂也从来都没有往那方面想,因为太匪夷所思,谁能去吞吸阵之能量呢?齐天吞吸阵之能量,自然是从吞山魂得到的经验,吞能量虽然不能让这有生命的阵像静阵一样毁去;但是,却能让阵魂赖以生存的阵虚弱无比,错漏百出。

如同身子,身ti毁了,修为再高,又能存活多久?还能发挥多大的实力?齐天还念着:“希望你能让天冰地火,持续的时间更长,越长越好。”

齐天如此念来,是明白这天冰地火是阵中而生,只要阵不灭,只要阵魂想,那天冰地火就会源源不断。

阵魂没有听到齐天的内心之语,可那丝不对劲的魂觉,却是越来越重!

“不能这样下去。”阵魂当机立断,冰消火散,化为天,融入地!

“冰火奈何不了你,那这天地呢?”

随着阵魂声音落下,那天地之威,更加浓郁了。

天冰地火的消失,让齐天不由感到丝丝遗憾,这有魂之阵,确实太不一般;不过,眼下“生死冰火阵”里散发出来的天地之威,却是让齐天油然而生起一种刚被黑洞吞噬时感觉到的天地之威,只是,“生死冰火阵”中的天地之威,却是淡上了很多很多。天冰地火的消失,让齐天不由感到丝丝遗憾,这有魂之阵,确实太不一般;不过,眼下“生死冰火阵”里散发出来的天地之威,却是让齐天油然而生起一种刚被黑洞吞噬时感觉到的天地之威,只是,“生死冰火阵”中的天地之威,却是淡上了很多很多。

齐天盯着天,看着地,冷笑道:“没有日、月、星辰,没有山川河流,又怎敢妄自称天,擅自为地?”

“你要日月星辰,山川河流是吗?我给你!”

阵魂声音一落,那散落在各地的阳易、月华等人,突地纷纷扑向齐天所处的这一方阵中,月图腾族、太阳图腾族、星辰图腾族的族人,飞入天空,山图腾族、水图腾族、火图腾族、大地图腾族等图腾族的族人,却是循入地中。

而那黑夜图腾族,却是覆盖整个阵中空间,至于神兵图腾族的族人,也以一种特殊的方式,站立在这一方阵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