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龙翔驭天 第三百一十八章 星辰之光

2019-10-12 20:26: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龙翔驭天 第三百一十八章 星辰之光

“这些灵卫?”

在断玲玲很快的将那铭文记载下来之后,柳天便也很快的完成了。不过,随后在柳天望向那些已经浑身漆黑的灵卫之时,不由而然的悲伤让他嘴中发出这么一声。

“他们都是这星琅宗的弟子,他们甘愿化为灵卫,为的,就是保护着星琅宗长久矗立于人族之中。然而,无论他们怎样牺牲,都是逃不过天的谴责!”

“具有实力的话,只要自己留下来不就好了吗,又为什么要……”

“如果,一个人真的能永久存活的话,那么,我想这灵卫之法便就不会出现了。”

望着那亦是有着些伤悲的断玲玲,柳天的面色之上,都是愈加的凝重起来。断玲玲说的不错,即便是武魄境的实力,寿命,也不过百年有余。当然,这仅仅只是人族的寿命。

像精灵族那样的种族,就与众族不同,不过,永久的生存,就真的好吗?见证一次紧接一次的灾难降临,面对一次接近一次的厄运当头,却无能为力,见弱者死去,强者苟存,这就是长生的结果吗?

“他们为了避免今后的危险,奉献了自己,然而,却受到了域外之魔的侵袭!”猛然之间,断玲玲浑身的战甲之上,都有着光芒开始为之闪耀。一道紧接一道纹路的扭曲,其中满是愤怒的光属性武力,使得这处幽暗的空间,都是为之变得亮堂几分起来。同时而升起的,还有一阵紧接一阵的危险气息。

“断玲!”

柳天当即便喝出一声,武力因情绪失控的话,那是相当于武海自爆的结果。那等的后果,虽然不至于死亡,但是也会产生自身的重伤,因为气息已乱,自身的修为,自然也是会受到影响。

不过,因为情绪而开始这般的狂暴的,柳天还是第一次见到。毕竟,谁的情绪,都是不会失控到那种程度,但是现在就不同了。断玲玲的情绪变化,足以暴露出她对那域外之族的那么一份憎恨。

断玲玲不愧是七重物体境的强者,在此时,柳天的那么一声喝声过后,前者也很快的恢复过来。当那让空气之间的武力都是开始暴动的武力开始平息之时,断玲玲身体四周的那氤氲般的武力,也才开始尽数的散漫收回。

“走吧!”

断玲玲转身结出一道法印,而后便就开始消失去身形。柳天不知道断玲玲与那域外之族之间,究竟是有着怎样的过往。不过,作为一个盖亚之人,对那曾经侵略过自己大陆的对手,会产生厌恶,好像也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柳天没有深究,他不可能去直接问断玲玲,人,还是要有点眼色的!

一同出了这巨大的殿堂,断玲玲是噙着笑容进去的,但是如今,却只剩下那张冰冷的面孔。如同,这星琅宗,就是她的宗门一样。她像是在为自己的宗门感觉到悲伤,不过这自然是不可能的,断玲玲,可是独龙一族的人!

“我们要去?”

断玲玲的速度很快,柳天近乎全力使用了大千迷踪,都不能跟上他的影子。当即之下,自然也是这样,不过,在断玲玲的身体终于开始为之停下来之时,片刻之后,柳天发梢滴下汗水,随后才为之站在断玲玲的身后。

“别那么多的废话,不然你就滚蛋吧”

断玲玲极其不耐烦的撇了撇嘴,柳天只能一边赔笑着

,一边跟了过去。

这里,乃是一个祭祀一般的石台。在那石台之上,有着不少的纹路,那些古老的纹路,加上时间的冲刷,所以柳天已经认不出来了。不过柳天便也不怎么纠结,直接便就是为之迈上那足有百道的台阶。

台阶已经十分的残旧了,其上每走一步,都欲要近乎崩塌。在柳天的步子踏在上面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个台阶,便已经化为了粉碎。柳天的步子很快,不过十秒的时间,两人便就是站立在了最顶的位置。

“结出一道法阵!”

之前柳天是见到过断玲玲结出法印的,不过法印谁都是可以结出,不过法阵,却永远都是独龙族的一个巨大的短板所在。

断玲玲这又是任何的要求依据就说出的话,倒是让柳天有着些不知所措。不过柳天还是很快就结出了一道法阵,这个时候在去多问什么,显然是不明智的。要是断玲玲一怒之下一矛插过来,那么柳天,就真的见不到明日的太阳了。

所以当即之下,柳天额头一颗寒龙武星为之闪耀之时,那么一道法阵,便也是很快的为之施展而出。人级三品法阵武技,现在来说已经算不得多么强大的武技,所以当即之下,在那数多的武力开始为之构绘出那么一道法阵之时,断玲玲的那么一对嗡然之间变得格外明亮的黄金眸子,也是开始望向那一处璀璨的星空之中。

这遗迹的存在,本就是在一片空间之中。而这种空间,仅仅只有武幻境的强者才能够为之将之展现而出。不过,只要是开辟一个小空间,那么许久,都是不会受到任何的牵动。也就是说,即便是那开辟空间的那强者陨落,那么这空间,却也都不会有任何的变动。

而在这星琅宗所处的这片空间,哪里的天空,都是一大片璀璨的星河。而此时断玲玲望去之时,柳天便也是见到,那星空,居然开始不断的为之变化起来。偌大的星河,一时间霎时开始动容,在那星河被断玲玲的眼眸之中所蕴含的独特武力所吸引的时候。

断玲玲终于也是再一次的开口说道:“释放法阵,攻击我们自己!”

“啊?”

虽然有着疑惑,但是紧接,柳天还是照做了。尽管这凌雪耀冰阵的威力随着他武力的提升所以增强了不少,但是对于现在的两人来说,都算不得什么。手中法印为之一变,而后那法阵便已经开始变动起来。

法阵之上的寒气化为氤氲似的光,而后正对着柳天之时,那足有百丈有余宽的法阵,第一次让柳天自己都感觉到有着些心悸。那凌雪耀冰阵位于这祭坛的另一方,正对着柳天两人之时,随后一条寒冰似的风龙,便已经展露出峥嵘的头角开来。

下一刻,那冰封风龙便已经开始超着柳天两人嘶吼着呼啸而来。因为本来就是寒龙武力所构建成的法阵,对于柳天的伤害本就不强,不过随后,在那狂风开始有所渐渐的停息之后。

断玲玲的不满声音,也是为之响起:

“高估你了!”

虽然没有什么伤害,但是那被寒冰的狂风吹袭的乱絮的发丝,却让柳天有着种别样的潇洒。长发上有着不少的冰霜凝结,身体上亦是如此,面孔自然而然的噙着从容。此时的柳天,在冰霜漫舞之时,显得格外的帅气。那种足以令许多少女情窦初开的沉稳,更是在柳天坚毅的面孔上浮现。

“嗤!”

微微的听到身后断玲玲那么一句话为之发出之时,柳天本来是什么都不清楚的,但在柳天还没有任何的反应之时,一束矛似的光束,便已经是开始穿透了柳天的腹部。

一口鲜红的血液,毫无征兆的在柳天的口中为之喷出。柳天满眼的难以置信,腹部的血洞之中,一些内脏都已经开始显露在空气之中。一阵剧痛,在那光束不断缩小之时,便也是开始为之冲上柳天的脑中,那是绝对的疼痛,深入骨髓之中。

柳天感觉,此时自己的腹部,已经失去了自己所有的控制。在自己的武力不断想要将之止住血时,柳天却发现,自己怎样,都是无法将那流淌而出的血液为之止住。因为那血洞之边,有着那么一点的光芒,那种光芒,抑制了柳天所做的一切。

而那,自然是断玲玲的杰作。

身体不由的为之背对着断玲玲跪倒而下,腹部的疼痛使得柳天现在已经不能转过头去了。脑中的嗡鸣,让柳天不知所措,此时的他,连自己对武力的控制,都变得不断减弱起来。

为什么?

柳天又一次触碰到了死亡的气息,不过,在他此时已经看不到背后的断玲玲的的时候,他的意志,也已经开始为之消沉下去。

我这是,要死了吗?

柳天只问过一句,在心中像是开始感觉不到那种让自己咬牙切齿,浑身冒汗的疼痛,唯一所剩下的,便是那么一道倩影,又是再一次的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之中。

“快啊!”

铿锵一声,断玲玲的身体,也是单膝跪倒而下,而她的腹部,与柳天同样的,都是有着一个狰狞的血洞为之显露着。见到柳天的气息不断的为之削弱,那种速度,使得断玲玲都是不由的望向天空之中的那处星河之中。

顾不上嘴角的血迹,断玲玲单手捂住自己腹部的那伤口处,随后再次撇过一眼柳天的身体后,面容之上的凝重,也是再一次的加重。

“快啊!”

“雨儿?”意识如同陷入一滩沼泽之中,当柳天的身体再也不能为之动弹丝毫的时候,雨儿的身影,那么的真实,又再一次的出现在柳天的面前。

在段玲玲鎏金般的眼眸之中,雨儿实质的身影将在柳天的身后,就是欲要将柳天的身体为之拥抱。不过,当下一刻那足以将时间都变得缓慢的星辰之光开始自天际为之冲击而下之时,雨儿的倩影,却凭空的消失而去。

“……这是星辰之光,赶快吸收吧!”

龙岩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襄樊治疗阴道炎方法
德阳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龙岩好的牛皮癣医院
襄樊治疗阴道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