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官场风云 正文 正文_第276章_1

2020-01-14 18:19: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官场风云 正文 正文_第276章

省里,刚从省委出来一会的省长顺宝来同样接到了,肖龙波是属于他这一系的干部,让肖龙波到省炼化去担任一把手还是他亲自指定的,这几年,省炼化的业绩很出色,肖龙波也着实给他争了光,不过也有人说换成任何一个人坐在肖龙波的位置上都会出成绩,省炼化是和中石化合作,主要业务是提炼原油,根本就不可能亏得了。

顺宝来是不会去理会外界如何传的,他对肖龙波一向信任有加,接到肖龙波在兴安市意外身亡的消息后,顺宝来的反应比其他人更为激烈了一些,险些以为自己听错,据他所知,肖龙波的身体好好的,并没什么病。

不过在了解到肖龙波死亡的‘内幕’消息后,顺宝来脸色登时就铁青起来,气得差点把摔到地上去,对顺宝来而言,他这个一省之长想要了解一些事情实在是太够容易,在顺宝来吩咐了一声后,便有人将肖龙波最近这段时间频繁往兴安市跑,和兴安市一个叫官燕华的女主播打得火热,当时还是时任兴安市市长李兵给肖龙波介绍的,顺宝来得知这些后,聪明如他又怎么会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说道,心里恼火的同时,顺宝来也不禁长叹一口气。

“宝来同志,肖龙波的事,你听说了吧?我看这石化产业基地就定在南州了,也不用再商讨了,宝来同志意下如何。”福佑军的紧随其后打到了顺宝来的上。

“就依佑军书记的意思吧,这事也该定下来了。”顺宝来有些烦躁,他明白福佑军在这时候打来的意思,刚才在福佑军那里仍没做最后表态的他此时松了口,肖龙波的事,让顺宝来脸面都有些挂不住。

陈兴不知道久久未决的石化产业基地选址竟会因为这么一件戏剧性的事而尘埃落定,若是知道,陈兴肯定要去参加一下肖龙波的葬礼,要好好感谢一下已经在九泉之下的肖龙波,毕竟肖龙波这是‘死得其所’,死得‘物有所值’,而兴安市那边的王正和李兵,恐怕会有机关算尽太聪明,到头来一场空的感觉。

陈兴此刻在办公室里正准备着外出招商引资工作的事宜,新的一年,南州市的工作就是围绕着‘引进来,走出去’的思想展开工作,这是陈兴在新年之初的第一次常务会议上提出的口号,今年全市不仅要办好在本土举行的几场招商引资推介会,同时还要积极走出去,把招商推介会开到外地去,不是等着资金主动找上门来,而是要出去把资金领进门来,全市各级部门要领悟市常务会议的精神,全力以赴,通力合作,争取全年超额完成招商工作任务,确保南州市今年两位数以上的经济发展速度。

邓锦春的案子,有徐景森在办,成容江已经醒来,而且恢复良好,精神一天比一天好,其跟陈兴说了徐景森的能力值得信任,有成容江背书,陈兴对徐景森的能力自然也相信,再说成容江现在精神不错,也会时时关注邓锦春案子的进展,陈兴对此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他这个市长掌控大方向,具体操纵方向盘的事,让别人去做即可,否则他这个市长事必躬亲,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都用在工作上也忙不过来。

成容江遭遇车祸的交通肇事事故,则是路鸣在负责,陈兴不愿意相信这只是一件普通的巧合的交通肇事事故,非要路鸣查出个结果来,路鸣也是卯足了劲的在办事,倒是这起看起来分明就是普通交通肇事案件的案子,陈兴非要让他查出是不是有故意谋杀的嫌疑,路鸣也委实是头疼不已。

而杨红的事,有常胜军在办,陈兴对常胜军也十分放心,再者,吴汉生坐镇省厅,陈兴对杨红一事的结果也不用太操心,只等事情处理完,他让宋正明出面来低调操作杨红的工作调动事宜,这事也会圆满解决,陈兴心里也放下了一块石头,几件让陈兴比较牵挂的事都有专人在负责,也俱是陈兴信得过的人,所以陈兴这次要率队出去招商引资,连跑几个城市,将会有半个多月的时间都在外面,对市里的事,也就没什么放心不下的,将一切安排妥当,陈兴明天也会带队出去,届时他也会回一趟京城,也得去看看媳妇,陈兴心里倒是颇为想念。

临近傍晚,陈兴的响了起来,陈兴不用接也知道是谁打过来的,张馨今天到南州来出席商业代言活动了,他提前一天都已经在南州晚报上看到报道了,更别说张馨还早早就给他打了,对张馨现在的名气,陈兴也是心生感慨,这个女人有手段,有心计,乍一看是在突然红了起来,但陈兴却是认为对方出名是早晚的事。

看了下号码,陈兴并没猜错,是张馨打来的,里,张馨的声音仍同往常一样带着幽怨,“陈市长,我都提前好几天约你了,您不至于又跟我说没空吧,要说我是突然给你打,你公务繁忙,没空,我也没说什么好说的,但我前两天就跟您说要过来了,您还是不愿意出来见一面吗,哪怕是当成是老朋友叙叙旧。”

“我的工作本来就充满不确定性,有时候突然就来一个突发的紧急事件,我这个市长必须亲自处理,所以连我都不知道下一刻是不是绝对有空,又怎能给你答复。”陈兴淡然的说着,从他对张馨的说辞来看,依然可以看出他对张馨的态度还是不冷不热,真要是想抽出时间,他又怎会没空。

“我还没到市那样的地方过,这次来南州,正好现在有时间,不知道能否到你们市去参观一下,陈市长您是否欢迎?”张馨见陈兴还是变相的拒绝,话锋一转,突然笑道。

“市办公重地,是庄重严肃的地方,你来做什么。”陈兴哭笑不得,张馨一个娱乐明星来市参观,成何体统,估计到时候还会引起围观,恐怕上前去争抢着让张馨签名的人都不会少,市上班的人各个年龄段的都有,有刚进来的年轻科员,也有在市已经工作二三十个年头的老科员,陈兴今天路过一些办公室,都还听到不少人就在议论着张馨,甚至也有四十五岁的人也追星,说是要能得到张馨的亲笔签名那该多好。

“谁规定我就不能去的?要是哪条法律有规定,陈市长您就拿出来说一说,那我保证不过去。”张馨在这头俏皮的笑着,可惜陈兴看不到。

“是没哪条法律规定,但你来就是不合适。”

“我看陈市长您分明就是瞧不起我们这些当艺人的,觉得我们是戏子,在古代,戏子的身份卑贱,我看陈市长您是不是也有那样的老思想。”

“你这是哪跟哪的事。”陈兴无奈的笑着,他发现女人不讲理起来都是一样的,胡搅蛮缠。

“我说的是实话,陈市长您就是有那样的思想。”张馨眼里带着笑意,“陈市长您要是不让我过去也行,但您今晚得过来跟我吃饭,您定地点也行,要不然等下我就直接到市去等您了。”

“啧,我说你是不是跟宋致那小丫头认识啊。”陈兴一听张馨的话,咂巴了下嘴,下意识的就说出口,两人胡搅蛮缠的手段都快一样了。

“宋致是谁?”张馨疑惑的问道。

“你不认识。”陈兴随口说了一句,心想要是不答应过去,对方还真可能跟宋致那小丫头一样,直接杀到市里来,张馨可跟宋致不一样,到时候让人看到张馨在他办公室门外等他,估计他明天也能成为头条,摇了摇头,陈兴道,“你说你在哪个酒店,我等下过去就是。”

“我就在南州大酒店,陈兴您要过来的话,等下我让我哥到楼下接您,我就不下去接您了。”听到陈兴答应过来,张馨声音很是欢快,“陈市长您要是不担心影响的话,我到楼下接您也成。”

“不必了,我自己上去。”陈兴没好气道。

“那我就等陈市长您过来了。”张馨娇笑着。

放下,陈兴苦笑了一下,他招惹的女人不少,但张馨,绝对不是他主动招惹的,哪怕他对张馨态度冷淡,不理不睬,张馨依然很是热切的跟他保持联系,陈兴知道,这无非也是跟他的身份和地位有关系,没有权力,张馨这样的女人又岂会倒贴着非要粘着他,不是他把张馨想得太现实,而是事实的本质就是如此。

直接出了市,陈兴来到南州大酒店,下了车就看到张锋在酒店大门前探头探脑的张望着。

“陈市长,您来了。”张锋一看到陈兴,屁颠屁颠的迎了上去,脸上的笑容比菊花还灿烂,谄媚的看着陈兴,他可是没忘了自己被陈兴收拾的经历。

“嗯。”陈兴看了张锋一眼,嘴角微微扯动了一下,张馨的这哥哥,还真是一点变化都没有,连头上染着的那一撮小金黄都还是一模一样。

“陈市长,我妹妹在十八楼,您请。”张锋小心的陪着笑,又看了一眼四周,道,“楼下也不知道守了多少,我妹妹不方便下来,陈市长您见谅。”

陈兴摆了摆手,示意知道,和张锋一起上了十八楼,在张锋的带领下,径直来到了一个房间外,张锋轻敲了两下门,随后就对陈兴点头哈腰的笑了笑,他也拿出一张房卡,闪身进了隔壁的房间,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不打扰陈兴和她妹妹。

门从里面打开,张馨站在房门后,脸上带着灿烂般的笑容,朝陈兴眨着眼睛。

“陈市长要喝点什么,我让酒店送过来。”没有什么寒暄,当两人在房间窗户边的一张桌子旁坐下时,都相对沉默,最后还是张馨主动开口。

“不用,喝点开水就行。”陈兴淡然道。

张馨闻言,起身走去给陈兴倒水。

水端到陈兴面前,陈兴点头说了声谢谢,而后又是一番沉默,和张馨许久不曾见面了,而且两人之间的关系颇为怪异,陈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陈市长,我们好像从那一次在京城见过后就不曾见面了吧。”张馨目光灼灼的盯着陈兴,“算起来时间也好像是很久了,我想陈市长心里都忘了我这个朋友了吧。”

“是挺久了。”陈兴点了点头,心说你时不时都要发条短息过来,我能忘了嘛。

陈兴说完,又是紧紧的闭上嘴巴,并没有多说话的心思,看得张馨苦笑道,“陈市长,您平常总是这么沉默寡言吗,我印象中可不像是你的风格,难怪我真的让你这么讨厌,连让你说话的兴趣都没有吗。”

“张馨,你今天非要我出来,不会只是要和我说这些废话吧,如果是的话,我想我来也来了,你也见到了,我看我该走了。”陈兴看着张馨,脸上并没什么表情。

“陈市长,您这样子真的是让我心里很难受。”张馨一副伤心的样子。

陈兴略带嘲讽的笑笑,张馨是真正演戏的人,眼下是装出来的还是真情流露,倒还真不好说,嘴上笑了一句,“张馨,我要是没记错,你去年好像获得了一个什么最佳女主角的奖?”

“嗯,有啊,怎么了?”张馨奇怪的看了陈兴一眼,有些不明白陈兴怎么突然说起这个,看到陈兴脸上嘲讽的神色时,张馨一怔,随即明白了过来,脸色一下子涨得通红,哪里还不明白陈兴是说她此刻在演戏的意思。

张馨没再说话,一时也再说不出口,要说她刚才表现出一副伤心的样子有没有演戏的成分,张馨也不敢说没有,她心里头的确是有一些失望的,但要说真有那么伤心,却也还不至于,和陈兴见面的次数,连带着这次加起来,也没几次,虽然和陈兴发生过关系,但当时也是抱着利用的想法,又岂会有什么感情,内心深处虽然对陈兴这个和她发生过关系的男人的观感也很复杂,但还不至于说就会喜欢上陈兴,她如今还对陈兴这么殷勤热情,未偿还不是因为觉得陈兴有价值,值得她费力气去攀关系。

“陈市长,听说你们南州市的癌症村目前还在向社会募捐?”张馨突然道。

“是有这一回事。”陈兴瞟了张馨一眼。

“那我能不能捐两百万,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张馨说道。

“你要捐款是你的事,我还拦着你不成。”陈兴好笑的摇着头,对方看起来倒像是对他颇为畏惧的样子,连这种事也要小心的问他的意见,陈兴对张馨的态度不怎么热情,但又岂会因此而对她要做的事反感,张馨想要捐款,说起来他还得感谢对方才是。

“陈市长,那我就捐了,这钱是捐给你们市吗?”看到陈兴脸上终于有了表情,张馨脸上也笑了起来,这可是陈兴进来后第一次有反应,要不然一直都是冷冰冰的样子。

“不是直接捐给市,有专门的人在负责这事,你打那个募捐联系就是。”陈兴说道,又不由得多看了张馨一眼,这人出名了,出手都不一样了。

“哦,那我回头让人打问一下,确定一下捐款事宜。”张馨点了点头,又道,“这种事应该号召更多的人帮忙才是,我也有不少粉丝,看能不能让他们也捐款,多一个人多一分力量。”

陈兴闻言一怔,随即点了下头,名人的号召力确实不是普通人能比的,张馨要是有那个心,确实能帮上很大的忙。

“那我要代表癌症村的村民感谢你了。”陈兴笑了一下。

“总算是看到陈市长露出了笑容了,没想到会是为了村民感谢我,陈市长您肯定是一个爱民如子的好官。”张馨笑道。

“是不是好官,老百姓说了算。”陈兴看了看张馨,这种话他也不知道听了多少,心里未曾去在意过,好官不是自封的,也不是身边的人说的,老百姓说了才算数。

“我难道不算一名老百姓吗?”张馨俏皮的冲陈兴笑道。

陈兴不可置否的笑笑,没说什么。

张馨见陈兴又要恢复沉默的样子,心里一阵气馁,她下午是刚参加完商业活动回来酒店的,为了等陈兴过来,她还刻意穿着出席活动时穿的性感礼服没有换下来,一袭紫色的雕花镂空长裙,今天也不知道抹杀了多少胶片,要请她出席活动的那家商场的老总,眼珠子就差没掉出来,盯着她就不舍得移开,张馨自认也是很有魅力的女人,以前走清纯路线,现在改走性感路线,她的转型十分成功,没有半分生涩,身体本来就具备那样的优势条件,一身性感的身材,并不是靠吹捧出来的,但此刻陈兴却像是没看到一般,视她为空气,让张馨心里一阵不甘心。

“陈市长,您那杯水凉了,我再去给您倒一杯。”张馨眼珠子一转,伸手帮陈兴拿过杯子,重新去帮陈兴倒一杯。

再次走到陈兴跟前时,张馨这次更加刻意的俯下身去,眼神瞟着陈兴,当看到陈兴目光仍然望向窗外时,张馨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她这些功夫算是白做了。

“时间也不早了,张馨,我该走了。”陈兴转头看着张馨,目光只是在张馨身上停留了一下,便又移开,这些在娱乐圈里面厮混的女人都懂得挖掘自己的身体优势去吸引别人的注意,陈兴心里如是想着。

“陈市长,您忘了,晚上咱俩要一起吃饭呢,这饭都还没吃,陈市长您就急着走了?”张馨有些委屈的看着陈兴,“陈市长,跟我呆在一起就这么遭罪吗,瞧你连多坐一会都不耐烦。”

“好吧,要吃饭的话,你是不是得换一身衣服,难道你要这样去吃饭?”陈兴看了张馨一眼,没敢多看,那一身若隐若现的紫色镂空长裙,都快透明了,陈兴不知道张馨什么时候穿衣服的尺度已经变得这么大,对这些女艺人在着装上的大胆也只能佩服,再清纯的人,进了那个圈子,早晚也会随波逐流。

“干嘛非得出去吃,咱们在屋里吃不也一样,让酒店送进来就是了。”张馨似笑非笑的看着陈兴,“我还想和陈市长在屋里喝一杯呢,陈市长不会是怕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会被我一个弱女子占便宜了吧。”

“在屋里吃就不用了,你换身衣服,咱们去外面要个包厢吃吧,让你哥也一块过去。”陈兴不动声色的摇着头,“你先换衣服,我去外面等你。”

“陈市长不用非得出去,在屋里等也可以,又不是没看过,您说是不。”张馨笑着上前一步,根本没急着去换衣服的意思,故意要贴着陈兴。

“张馨,你要是再废话,那我就直接走……”

陈兴话还没说完,张馨就尖叫了一声,无缘无故的就说了一声扭到脚了,整个人就倒在了陈兴怀里。

“我说你的表演还能再拙劣一点吗,好端端的站着,会扭到脚?”陈兴无奈的说道,伸手轻推了张馨一下。

“谁说站着就不能扭到脚的,陈市长,您看看我脚底下的高跟鞋有多高,十几公分呢,人家今天下午穿着这鞋子出席活动,走来走去的,脚都快累死了,早就不堪重负了,刚才给你倒水就扭了一下,人家没喊出来而已。”张馨眼皮都不带眨的说着,双手却是抱得陈兴紧紧的,让陈兴一下都推不开。

“张馨,你要是这样,我看以后你要是再邀请我吃饭,我是不会出来了。”陈兴寒着脸道,神经却是紧绷了起来,试想一个美女大明星主动投怀送抱会是什么感觉?陈兴这会还能无动于衷,却是故意装出来的成分居多,眼观鼻鼻观心的盯着前方,香气袭人,陈兴让自己不去多想,生怕会把持不住,他对自己在女人身上的自制力本来也没多大的信心。

“我要是不这样,你下次也不见得会出来。”张馨楚楚可怜的说着,“瞧你从进来到现在都紧紧的绷着一张脸,对人家冷言冷语的,也没见你多看人家一眼,下次想再请你出来,还不知道有没有这机会呢。”

“你先去换衣服,我们去吃饭再说。”陈兴没好气的说着。

就在陈兴话音刚落的刹那,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只听外面有人喊着,“张小姐,您在里面吗?”

张馨还没答什么,外面很快就又响起了张锋的声音,“喂喂,我说你们干嘛,不知道张小姐不让人打扰吗。”

“没你的事,滚一边去。”

“怎么没我的事,我是张小姐的经纪人,你们要找她就得先经过我同意,谁让你们擅自敲门的。”张锋叫嚷了起来。

“一个破经纪人得瑟什么,一点凉快去。”

听着外面同时响起的几个声音,陈兴眉头微微一皱,怎么有两个声音听着那么熟悉?

张馨此刻已经放开手,轻轻整理着自己的礼服,没再抱着陈兴,被外人看到,对陈兴不好,对她同样不好。

“我去开门吧,不知道是谁。”张馨神色也有些不悦,正想试着看能不能让陈兴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就被人打断,她的心情能好才怪,虽然陈兴一直对她不假辞色,但张馨就不信凭她的魅力,主动投怀送抱,并且发挥自身的优势去引诱陈兴,陈兴还能不为所动,除非陈兴不是个正常男人。

男人表明越正经,内心深处就越不正经。

陈兴没说话,还是绷着一张脸,张馨见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趁陈兴一个不注意,‘吧唧’一声,就朝陈兴脸上亲了一口,末了,还不忘朝指了指脸颊朝陈兴笑起来,“陈市长,有口红印哦,您得赶紧擦一擦。”

陈兴一怔,狠狠的瞪了张馨一眼,赶紧拿手擦了起来。

张馨走去开门时,陈兴已经重新走回窗户旁的椅子上坐下。

“张小姐,我是这酒店的总经理,这位是邓少,是省委邓秘书长的公子,这位是陈少,是……”一个中年男子歉意的朝张馨笑笑,先是自我介绍,又介绍了旁边的两个年轻人,神色颇为抱歉的说着,“邓少和陈少想要和张小姐您交个朋友,我也只能带他们上来,要是有打扰之处,还忘张小姐见谅。”

酒店的总经理说完,脸上也真的是迫不得已的神色,按说他不应该随便告诉外人张馨是住在哪个房间,更不应该领人上来,对张馨这种名人,他们酒店也是十分重视的,毕竟张馨选择他们酒店入住,也能间接的帮他们酒店增加名气,对张馨的隐私保护,酒店显然要做到位,他事先没和张馨沟通,就自己带人过来,无疑会引起张馨的不快,但偏偏他又不能不这样做,身旁那两位邓少和陈少可是直接闯进他的办公室,他要是不配合,这两人要收拾他也不过是抬抬手的事。

“张小姐,赏个脸,晚上一起吃顿饭……”邓文华大咧咧的说道,张馨都还没说什么,他自个已经走进房间,到了里面,才看到陈兴坐在椅子上,目光阴冷的看着他,是的,邓文华觉得是阴冷,冷不丁的就打了个寒战,“陈……陈市长,你怎么在这。”

“我和张小姐有过一面之缘,也能算是朋友,就不能过来吗。”陈兴冷冷的看着邓文华。

“是吗。”邓文华下意识的点着头,而后在陈兴和张馨身上来回瞄着,似乎想看出一点不正常来,这一男一女关在房间里,由不得他不乱想,特别是张馨那一身衣服,也不知道有多性感,邓文华看得眼睛都差点直了。

“我和陈市长认识,正巧听到南州市的癌症村还一直在向社会募捐,就向陈市长表示要捐款两百万,刚才还在和陈市长商量要去癌症村走访探望村民的事,你们就算要请我吃饭,也没事先联系,就这样直接闯上门,是不是很没礼貌。”张馨面色不快的说着,她说这些话,也是有意无意的在解释着什么。

“对,一点素质都没有。”张锋也跟着嘀咕一声,但声音却是小得不能再小,听到那酒店总经理说这两人都是高干子弟,张锋就半点都不敢炸刺了,他知道自己当妹妹的经纪人,不过是跟着妹妹风光罢了,即便是风光,那也是在普通人面前,对这些官家子弟,张锋知道像妹妹这样的艺人在他们眼里也就是跟戏子一般,根本没被放在眼里,人家想给他们找麻烦,也是轻而易举的事。

“这一男一女呆在房间里谈事,也不知道是不是又在干点别的事。”陈达飞眼珠子乱瞄着,看到陈兴在里面,他本来往里走的脚步也停了下来,在陈兴面前受过教训,陈达飞现在是识趣的不会跟陈兴直接对着干了,有事让邓文华冲在前头就好。

“我也没想到陈市长和张小姐会是朋友,真是让人意外。”邓文华脸上同样是带着异样的笑容,很是暧昧的笑着,除了看向张馨时,两眼微微放着光,看陈兴的时候,邓文华眼神闪烁着,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有什么好奇怪的,陈市长以前在溪门任职时,我们就认识了,都可以说是老朋友了。”张馨冷哼了一声。

比起张馨的刻意解释,陈兴却是没多说什么,解释多了也没必要,欲盖弥彰,反而会让人觉得此地无银三百两。

“你们两个请人吃饭都是直接闯上门来的吗,这是你们父母对你们的家教?”陈兴盯着邓文华和陈达飞,这两人让他十分厌烦,偏偏一时也不能对他们怎么样,就连路鸣在蓝河会所查到的聚众吸毒一事,他都只能让路鸣当做没发生过。

“谁知道陈市长和张小姐正在谈事呢,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告辞了,张小姐,多有唐突之处,还请您见谅哦。”邓文华笑眯眯的说着,故意走近张馨,身体有意无意的要往对方身上蹭一下,见张馨躲了开去,邓文华脸上更是闪过几分戏谑的神色,“张小姐,今晚不行,那咱们明天再约,到时候我们来酒店等您,张小姐可务必要赏脸。”

说着,邓文华还转头看了陈兴一眼,笑道,“我想明天陈市长应该不会这么巧又和张小姐谈事了吧。”

张馨面无表情的目送着邓文华和陈达飞离开,那名酒店总经理最后也不忘朝张馨歉意的抱了抱拳,示意张馨多多谅解,对邓文华和陈达飞这样的公子哥,他们也得罪不起。

陈达飞和邓文华走了几步,将那酒店总经理打发走,这才跟邓文华说了起来,“邓哥,我看那陈兴跟那张馨是不是有点不正常呀。”

“你又没撞见他们在干什么,有什么不正常的,这种事得拿出证据来。”邓文华撇了撇嘴,张馨下午出席活动时,他们也凑趣去看了一下,知晓张馨身上那性感的礼服是出席活动时穿的,刚才在房间里,张馨也还是那身衣服,并没什么异常,邓文华虽然一开始也有点怀疑,但后来也没多想了,张馨说是要为癌症村的人捐款,邓文华觉得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像张馨那种名人,花钱做善事,赚个好名声,说来说去其实也是为了炒作,邓文华自是没多想。

“是没撞见什么,要是撞见了,咱们还用得着在这里嘀咕嘛。”陈达飞戏谑的笑着,“我看那陈兴一直都是一副正儿八经的样子,也不知道看到那么一个大美女在眼前晃来晃去,能不能把持得住。”

“你以为都像你一样见了美女就走不动路吗。”邓文华笑骂了一句,很快就沉思起来,他虽然没太大怀疑,但好似又有点不甘心,突

北京市京都儿童医院怎么样
杭州丽都医院地址
江门重点癫痫病医院
郴州公立牛皮癣医院
珠海治疗早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