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梧桐】不想喝茅台(微小说)

2019-09-13 02:56: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要:俗话说: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短。煤矿工人王小小很想喝茅台酒,却喝不起,有一次喝了徒弟的茅台酒,放松了对徒弟的要求,导致徒弟在井下出了重工伤...... 到倒流河煤矿采煤区出了一件新鲜事,职工王小小竟说自己这辈子都不想喝茅台酒。王小小其实是有希望喝茅台酒的。
王小小是采煤区一名响当当的技术工人,王小小的名字叫小小,其实他身强力壮、人高马大。一米七八的个头,体重一百五六十斤。王小小刚进矿时,和他一起进矿的职工抱不动两米五的单体液压支柱,这也难怪,一棵两米五单体液压支柱重一百二十斤,不在井下锻炼三五个月,一般人抱不动,可王小小下井第一天,就开始抱单体支柱,百十斤重的铁柱子,王小小没费吹灰之力就抱了起来。与其说抱起来,不如说是拎起来。王小小抱柱子的架势,让工友们瞠目结舌。按说,新工人进矿后三个月,都要跟着师傅干,三个月后才能出师单独干。
王小小进矿一个星期,就跟师傅分开了。王小小的师傅是一名技术很高的采煤工,在炮采工作面,没有能难得住他的活儿。王小小跟着师傅的一周内,采煤工作面能碰到的情况几乎都见到了。第一天过压头,第三天过断层,第五天过煤顶,第七天过联巷。师傅说,这四种情况是自己进矿十五年来遇到的最难干的条件,咋都让你王小小赶上了。师傅问王小小,你怕吗?王小小笑着说,这有啥好怕的,师傅你放心,以后再遇到这样的条件,我心里就有数了。师傅说,以后即便再遇到这样的条件,只能比这好,绝对不会比这差。
一周后,王小小提出自己到迎头干,让师傅在后面给自己递塘材、笆片、攉老塘煤,以便让师傅歇息歇息。师傅知道徒弟王小小心疼自己,但他不放心王小小在迎头干,毕竟小小才下井一个星期,万一在迎头出了事,师徒合同上签得明明白白,他这个当师傅的要付责任的。但王小小坚持要到迎头干,师傅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了。于是,王小小在迎头挂梁子、过顶,师傅在人行道递塘材、小笆,攉老塘煤。干活的当儿,师傅暗挑大指,小小好样地,真没想到他学得这么快、这么好,看他那娴熟的动作,最少也得有五年的采煤实践经验。师傅问小小,以前可在采煤队干过,小小一笑,没有。从那以后,每次下井,王小小都在迎头干,一连干了一个月,这期间又遇到了诸如过断层、过煤顶、过联巷之类的条件,王小小一直都在迎头,而且他处理这类问题的方法和技术,一点都不比师傅差,该在煤帮打背帮柱子的时候,根本不用师傅提醒。一个月后,队长宣布,王小小是队里的技术大工,可以拿大工的分。两个月后,王小小的技术超过了师傅,全队乃至全区第一。年底,王小小被矿上评为安全生产先进个人、五好职工、生产标兵。
进矿五年多了,王小小连碰手碰脚的破皮伤都没出现,这得益于师傅的严格教诲和要求,更是他自己认真学习矿、区各项规章制度所致。平时在井下作业,他严格按照作业规程去做,违章的事他不干,不安全的时候他更不干,他深知严是爱、松是害的道理,他更知道煤矿井下作业环境特殊,稍微不注意,就有可能造成事故。煤矿每一起事故,如果不是责任人违章操作,事故发生的几率几乎为零。
去年,矿上新招一批青工。这批青工中有十多个是退伍军人,听说有武警、有炮兵、有野战兵。如果在以前,他们肯定都会分到运输、保运等辅助单位。既然来到采煤队,区里就要给新工人签订师徒合同,而且得找技术好的职工当师傅。
王小小的徒弟张弱弱人如其名,是一个文质彬彬的小伙子,细高挑、白白净净地,文静地像一个大姑娘。第一天下井,别说抱柱子了,连四五十斤重的铁梁子几乎都搬不动,一个班分了十棚窑,快该抵车时,他的老塘煤跟没攉的一样。王小小把迎头的煤攉完后,又走进老塘帮徒弟攉煤,不管咋讲,这是自己的徒弟。三个月如果出不了师,区里要处罚师傅的。一连几天,王小小都是帮着徒弟攉老塘煤,这让他有点恼火。第七天,王小小终于忍不住向徒弟发火了,当着几个工友面的,王小小把徒弟熊得几乎连安全帽都戴不住了。有好事的工友跟王小小的徒弟张弱弱开玩笑,你师傅喜欢喝酒,你上窑后还不请一场。
说者无意,听着有心。第二天,正好歇大班。上午十一点多钟,王小小正在单身宿舍里看电视,忽然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徒弟张弱弱。
“师傅,我想请你喝酒去?”张弱弱怯懦懦地说。
王小小这个人平时虽然好喝酒,但是决不烂喝,适量而止,他平时只喝三五块钱一瓶的酒,据说有一次高兴,买了一瓶三十元钱的古井淡雅,还心疼不得了,至于像有些人经常所说的喝六十五钱一瓶的种子柔和,还有迎驾银星、金星,口子五年窖、口子十年窖,王小小想都不想。他常说,那不是咱喝的酒。迎驾银星和口子五年窖都六十多块钱一瓶,金星和口子十年窖八九十块钱一瓶,一个班辛辛苦苦,也挣不了两瓶酒钱。今天见徒弟登门,说是请自己喝酒,王小小对自己昨天在井下的行为深表愧疚,徒弟肯定是听了那位工友的话,才来请自己喝酒,其实,这大可不必,自己当时只是恨铁不成钢,咋能让徒弟请自己喝酒呢。但是,张弱弱非拉着师傅去不可。说不多花钱,就在矿门口的小饭店,酒是自己从家里拿的。王小小一听,矿门口的小饭店都是井下职工平常喝闲酒的地方,饭钱肯定不多贵,所以就去了。
赶往饭店的路上,王小小认真地跟徒弟聊了起来,一聊让王小小大吃一惊,张弱弱的父亲原来是子虚乡乡长,跟矿长平起平坐呀!那时那刻,王小小恨不得抽自己两个耳光。
走进饭店,跟张弱弱一起进矿的新工人李壮壮也在。王小小往桌上一看,两瓶酒摆着面前,仔细一看,是五粮液。
三个人坐好后,李壮壮开始开酒,酒瓶盖一开,一股香气扑鼻而来。
“王师傅,你知道这两瓶酒多少钱吗?”李壮壮笑着问王小小。
“不知道,听说五粮液挺贵的,我没喝过!”
“一瓶八百八,这是人家送给弱弱他爸的酒!”
“一瓶八百八?”王小小两眼瞪得一般大。
……
自从喝了徒弟的五粮液,王小小在井下再也不对徒弟发火了,有时候见徒弟违章操作,王小小也睁一眼闭一眼,徒弟的爸爸是乡长,说不定自己哪天就有事去求人家呢?而且,张弱弱那天在酒桌上曾许诺,下次把家里的两瓶茅台酒拎来让师傅尝尝,听说一瓶茅台酒一千多块钱哪!说真的,王小小想尝尝茅台酒的味道呀!
在想喝茅台酒的驱动下,王小小放松了对徒弟的要求,徒弟的一次次违章,都被王小小的“善念”所包容。
那天在工作面,徒弟没有使用护身板,王小小明知工作面倾角大,万一飞矸击到人身上,后果不堪设想,但他没有让徒弟去风巷拉几块护身板挡在上面。大约半小时后,从工作面机尾方向滚下一块飞矸,正好击中徒弟的大腿。徒弟大叫一声后,躺在地上嗷嗷叫。抬上窑后经医院检查后,大腿被砸断。
这次事故,他们区损失将近四十万。王小小赶到医院,听医生说,这次手术难度很大,大腿断了两截,得先复位固定,然后再做手术。看着躺在病床上昏昏沉沉的徒弟,王小小的眼泪差点流下,他自言自语,我这辈子都不想喝茅台了,这瓶茅台酒太贵了,四十万块钱哪!

共 26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有关安全生产的微小说,文章为我们讲述了一位名叫王小小的资质很好又勤奋上进的青年,从一名煤矿学徒工很快成长为技术能手和生产标兵的故事经历。成为技术能手之后的王小小自己也带了徒弟(姑且不去论这身材文弱、连四五十斤重的铁梁子都搬不动的人是怎么成为煤矿工人的),在徒弟顺着自己的喜好请喝酒并得知徒弟之父为子虚乡乡长后,原本遵章守纪、坚持原则的王小小,最终却放弃了原则,迷失在对酒精的渴望里和对权力的攀附上,一次又一次地包庇和放纵徒弟的违章行为。这正应了那句老话:“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昔日师傅对王小小的严格要求和教诲与后来王小小对徒弟的放纵包庇形成了鲜明对比!对两瓶茅台酒的贪欲,最终酿成了一场40万元损失的工伤事故,这教训不可谓不惨痛!本文人物形象刻画生动到位,寓意深远,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很多国人所普遍具有的趋炎附势心理和中国式的人情关系!同时,本文故事也再一次给我们的安全生产敲响了警钟!欣赏佳作,推荐品读,感谢赐稿梧桐,期待更多精彩。【编辑:天阳月】
1 楼 文友: 2015-0 - 1 10:42:14 本文人物形象刻画生动到位,寓意深远,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很多国人所普遍具有的趋炎附势心理和中国式的人情关系!同时,本文故事也再一次给我们的安全生产敲响了警钟!欣赏佳作,推荐品读,感谢赐稿梧桐,期待更多精彩!
2 楼 文友: 2015-0 - 1 21:12:40 安全常记心中 ,这是每位矿工都应该时刻铭记在心的。俗话说,吃人嘴软,拿人腿短,这一点都不假。文中小小因为喝了徒弟的酒,就把他违规操作视作不见,最终酿成大祸。教训啊!警钟长鸣吧!
 楼 文友: 2015-04-01 18:59:05 严是爱,松是害,师傅教徒弟,就得这个道理。想想现在的驾训队,许多教练对学员也有厚此薄彼现象,看人下菜,那么其中发生的故事与文章中表现的大同小异。
很欣赏蔡进步的微小说,毕竟是专家作家,描述自然流畅,文笔功底真扎实,值得学习!轻微尿失禁应该怎么护理
儿童流鼻血
金银花露
宝宝不消化胀气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