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河北三河粉尘污染调查村民参军肺检通不过1

2019-08-14 17:20: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河北三河粉尘污染调查:村民参军肺检通不过

2013年5月份74城市空气质量报告,倒数十名河北占六席(何籽/图)原标题:粉尘笼罩北京东大门6月14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公布了大气污染防治十条措施,提出建立包括京津冀地区在内的区域联防联控机制,表明国家层面的大气污染领导协调机制已进入到具体落实层面。与此同时,环北京周边的几个大气污染源,却成为威胁整个京津冀地区空气质量的环境杀手。河北省廊坊的三河市,与北京仅一河之隔,距离北京的天安门仅60公里,被誉为“京东明珠”,是环首都、京津冀,以及环渤海经济圈的腹地。不过早在2008年,三河市就被曝光:粉尘污染严重,那么5年过去了,这里的环境有没有改善?《经济半小时》记者赶往三河展开调查。一、“京东明珠”烟尘笼罩了无生机百姓维权无果反遭黑社会疯狂报复浏览三河市段甲岭镇的卫星图,可以看到,地图中间已变成光秃秃的白色区域,而这些白色区域就是被滥采后的矿山,山上绿色的植被早已不见了踪影。记者在段甲岭镇的一条矿山路上看到,整个矿山都被粉尘笼罩着,路上有拉石料载重车经过时,能见度不足5米,远远望去白茫茫一片。当地的村民告诉记者,由于矿产资源丰富,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段甲岭镇周边就相继出现私挖滥采矿石现象,大量白云石矿和石灰石矿等资源遭非法开采,从最初的几家不成规模的小厂,到现在已经“遍地开花”。从段甲岭矿区到附近的村庄,距离只有1.5公里,老百姓深受其苦。村民告诉记者,这里的村民报名参军,最后都会因为肺部吸尘过多通过不了体检。村庄里一夜之间就能落下好多土,山上的空气更是呛得人打嗝。常年生活在粉尘之中,因此段甲岭当地流传着很多关于粉尘污染的谚语。村民把洗衣服叫做“去掉大泥穿小泥”,原来,当地村民把洗衣服时洗掉的泥土叫大泥,等到晒干的时候又落一层石灰叫小泥。“一年吃一个碾子”,表示一年吃进肚子的石灰面有一个碾子那么多。“京东小镇段甲岭,环境污染大有名,白日驾车如驾雾,夜间行路更难行。百姓天天吸浊气,男儿参军去不成”,这是段甲岭老百姓在网上对他们的生存环境进行的阐述。当地村民告诉记者,2008年治理污染,当地的矿山企业停产了一段时间,不过奥运之后就相继死灰复燃,到现在并没有多大的改善。如此严重的污染情况,难道没人向上级有关部门反映吗?记者走访的这些村庄,老百姓都表示不是他们不反映情况,而是因为反映了情况之后,会给自己带来更多的麻烦。一位村民说起这些显得相当无奈,因为根本无人监管,当地人只能“凑合活着”,反正自己已经70多了,关键是下一代。几年来,段甲岭的有钱人都搬走了,没钱的人就在这猫着。至于为什么要忍气吞声,老百姓都讳莫如深,他们只是告诉记者,在矿山路两边的蔬菜大棚户,曾经因为污染找过当地政府和矿山的负责人,让记者去找他们问问。记者随后找到了蔬菜大棚种植户高大妈,她告诉记者,他们找过镇政府,也找过矿山管理局,最终还是没有得到解决,但是这种粉尘污染对蔬菜种植实在影响巨大。当地的种植户四五天就要把塑料布擦一遍,这让种植户的产量至少损失一半。走投无路的蔬菜大棚种植户,曾经联合起来,自己拦截拉矿石的大货车,希望每辆车能掏5元钱,作为擦塑料布的工钱。但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时候,拦车不仅没有拦到钱,反而给他们带来了更大的灾难。原来,矿山的人不仅雇来地痞殴打村民,还把蔬菜大棚的塑料布和玻璃都砸了。从此之后,这条路上再也没有人敢出来拦拉矿石的大卡车了,对接受记者的采访,也是心有余悸。高大妈告诉记者,当时被痞子打得最严重的是另外一家种植户。记者找到了这户人家,但敲了半天门,只听见狼狗的叫声,没有人开门。最终还是在高大妈的帮助下,才叫出了这家人,原来生人叫门,他们不敢开门。走近屋里,记者看到,整个房间被设计得如同地道,就是为了让外面生人进来时找不到。这家的主人名叫厉澎,他从2008年就开始为当地的粉尘污染投诉上访,还曾写信给环保部,但没想到换来的却是十天的拘留,以及当地痞子的疯狂报复。痞子曾经冲到他的家里,砸了两回窗户,还把电脑踩了。厉澎的家被砸之后,为了全家的安全,他把原本的玻璃窗户,又加盖了一层厚厚的砖墙。为了防止当地地痞的再次攻击,他在家里养了很多条狗;此外,还在自家的房屋四周,安装了摄像头。厉澎告诉记者,当时矿山路通过四个村庄,这四个村的老百姓,一天大约有七八百人都到这条道上截车,不过自从黑社会出重手之后,老百姓就没人敢做拦车的事了。现在厉澎也和这些村里的老百姓一样,不敢再去拦车了,只能忍受着粉尘笼罩的生活。在厉澎的家里,记者注意到他家落满粉尘的柜子,厉澎告诉记者,即使一天一擦也没用。厉澎还给我们找来了几年前他所拍摄的照片,就在2008年以前,这里还是满目的青山绿水,如今早已面目全非。厉澎告诉记者,现在家里养的羊,也只能在自家的小麦地边放了。而放羊的时候,还不时能够看到大卡车经过,扬起大量的粉尘。矿山为了规避检查,都在周末运输矿石,导致周末的车流量比平时大得多,当地村民因此也把周末称作是黑色星期天。二、实地测量结果触目惊心PM2.5值几欲爆表在采访期间,村民告诉记者,三河市的段甲岭镇目前有营业执照的涉矿建材企业有20多家,但实际生产的企业数量可能远不止这些。数量庞大的石料加工企业给当地村民的日常生活、农业生产都带来了灾难性的影响。那么,三河市的粉尘污染到底有多严重?我们的记者进行了实地测量。为了更准确的测量,记者找到了一直致力于环境问题研究的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的赫晓霞博士,与记者从三河市区出发,我们的车子刚刚驶上前往段甲岭的102国道,就可以明显的感受到空气中的粉尘浓度高于三河市区。为了更好的做比较,我们的第一个检测点就选在102国道和三河市区的交叉口处,而测量的项目就是PM2.5。我们这次采用的测量仪器是?LD-6S多功能激光粉尘仪,它是一种便携式,高精度、高灵敏度的PM检测仪器。司机师傅告诉记者,这几天市内下达通知,说上面有人下来检查,白天不允许大货车从山上拉货,再加上前一天晚上,刚刚下过大雨,也就是说:在记者测量的时候,相比于以往,空气质量相对较好。第一次测量的结果显示为185维克每立方米,赫晓霞告诉记者,空气质量为优时PM2.5值应该是35维克每立方米,150以上就是重度污染。继续前行了大概5分钟,在黄土庄村,记者又进行了第二次测试,这次的结果是193维克每立方米。在前往段甲岭的路上,不时的能够看到当地市政府对外发布的:保护蓝天碧水的标识牌,但是在102国道旁的一位大姐却不得不带着口罩卖水果。这位大姐告诉记者,卡车带起的扬尘,严重影响到她的生意,不到两三个小时就要打一次土,东西都不敢摆出来。一路上记者看到,虽然上面已经下达通知不准车辆上山拉矿石,但是仍然有大卡车陆陆续续地经过,扬起大量的粉尘。在段甲岭镇政府旁,三河市段甲岭镇第三小学就坐落在这里,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蒋福山自然保护区3千米的标识牌,那么在小学以及自然保护区的周围,空气质量如何呢?经过测量,第三小学周围的PM2.5值高达243,属于重度污染。那么蒋福山自然保护区的空气又会是什么样呢?记者决定上山去看一下。在去采石场沿途,随处可见被挖得奇形怪状的山,有的高达一两百米的垂直立体山头,看上去有种要塌的感觉。周围的空气中有大量的粉尘弥漫,落在路边树叶的粉尘也非常厚。记者看到,在距离这条道路不到50米的地方,3个挖山的机器,在不停的凿着山体,不时有石块坠落。在这里几乎看不到老百姓的踪影。带我们前来的司机师傅告诉记者,如果到了山里面,会更吓人。因为往上看感觉山要塌下来,往下看,几百米的峭壁,而且全是光溜溜的,如果赶上大风,更是伸手不见五指。如果下雨,有可能会出现滑坡,所以更是没人敢进山。站在这里,记者进行了第四次测量,这次的数值竟然达到了759维克每立方米,赫晓霞告诉记者,这已经属于非常严重的污染情况,所有人最好都远离这种环境。离开采石场,记者继续前行,我们看到路两边有废弃的采石工具,也有很多已经搬迁走的民房,在民房的屋顶上,甚至看不到房瓦的层级,而都被一层白色的粉末覆盖了,就感觉像是下了一场黄色的大雪,而这应该就是村民搬走的原因。几分钟之后,记者一行驶入了蒋福山自然保护区,这里的PM2.5值为170,也属于重度污染的范围。赫晓霞告诉记者,今天的天气风大,昨天又刚刚下过雨,再加上使用的仪器测不出颗粒更大的粉尘,所以测出来的数据应该比实际污染偏低。而且这种自然保护区,理论上是未经任何人为破坏的地方,空气质量理应处在一级的水平。在蒋福山自然保护区,记者看到,这里几乎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当地村民告诉记者,这里的人宁愿在外租房子,也不愿回到这里。尽管作为自然保护区,蒋福山的生活环境和山下的受污染严重的地区并没有太多区别,这让环保人士赫晓霞也是感触良多。赫晓霞说,如果高楼大厦是这么来的话,代价未免太大了。三、砖瓦厂焚烧沥青作燃料专家称可产生多种致癌物质针对矿山无序开采造成的污染现象,环保部曾多次批示要求三河市进行规范整改。2008年6月,三河市投入专项治理资金治理东部矿区开发;2009年11月,经廊坊市委、市政府批准成立福山经济新区管理委员会,并专门成立国土资源分局、规划建设局、环境保护分局等,并下设矿山综合执法大队。为何管的部门越来越多了,但污染却越来越严重了?在三河市,除了粉尘之外,还有没有其它的污染呢?记者随后来到三河市皇庄镇白庄,这里以生产和销售古建筑砖瓦而出名。记者一走进这个村子,就被一阵阵刺鼻的气味抢得不轻。在穿过该村庄的公路上,随处可以看到正在冒着黑烟的小砖窑。记者随机走进了一家古建筑砖瓦厂,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堆废旧垃圾。而就在这些塑料垃圾边上,是一堆沥青,还有许多烧窑后的煤渣。赫晓霞告诉记者,眼前看到的情形让她触目惊心,因为这些燃烧物会产生多种致癌物质,对水和空气都会造成恶劣影响。赫晓霞还说,如果在这个地方测试PM2.5的话,不是重度污染的概念,而是会出现爆表的情况。随后,记者以采购商的名义进了这家大型古建筑砖瓦厂,瓦砖厂的老板告诉记者,这一块全部是用沥青等废旧垃圾作燃料的,而整个村子有几十个类似的小砖窑。这些砖窑已有好多年的历史了,并且一个窑每20分钟就会增加一次燃料,也就是煤、沥青、塑料垃圾的混合物,一填进去就会持续的冒黑烟。在记者的询问下,虽然老板嘴上说不会影响环境,但说完之后,她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就在这个时候,距离我们不到20米的一个砖窑就冒起了浓烈的黑烟。老板告诉记者,这种烟还不算黑的,冒一会就没了,但味道非常呛人,有时候就像汽车尾气味道,对皮肤也有很大的伤害,一开始老板也受不了,后来才慢慢习惯。这位老板更是直言,在她的生活里,几乎没有白色的世界,从来不敢穿白色的衣服。面对如此严重的污染,且已经影响到了自己的生活,老百姓为什么还要坚持做这个生意呢?原来,是背后的利润让砖窑生意屡禁不止,老板告诉记者,一个窑一年至少能挣十万八万,而好的窑一年能够挣二十万元。四、三河扬灰北京落土三河成北京东部最大污染源三河市地处燕山山脉中段。燕山山脉曾经作为华北平原的重要屏障,有着悠久的历史和迷人的景观,地下矿藏丰富。如今却因为过度无序开采矿石,变得满目疮痍,污染加剧等问题逐渐显露。那么三河市的大气污染,除了对当地老百姓的影响之外,还会否影响到一河之隔的北京?厉澎告诉记者,如果东南风来了,粉尘就会刮到北京,西北风来了就会影响天津蓟县,所以三河对于北京东部来说是最大的污染源。厉澎所说的情况,也得到了达尔问环境研究所所长赫晓霞的支持。赫晓霞说,三河的污染一定会影响到北京等地,因为三河的污染实际上属于分散性的面源污,尽管单独的一两个排放量不会很大,但是多种污染类型混合累积,很容易随着空气飞到北京和其他大城市。除了空气污染的特性之外,从地理的角度,由于北京和河北位于华北平原北方这个区域,而北京的西北部又是燕山山脉,正好可以起到阻滞气流的,也是极容易污染到北京。五、央视财经评论员:同呼吸共发展还河北更多蓝天就在三河市保护蓝天碧水的标识牌附近,102国道旁的农民却不得不带着口罩卖水果,而且不到两个小时就得擦一遍,要不然“面目全非”的西瓜根本卖不出去。当地私挖滥采何时能休?老百姓什么时候才能够放心大胆地自由呼吸?央视财经频道评论员张鸿说,三河市开采石灰石和白云石等矿产的历史悠久,并不是近几年才开始的产业。三河市地处燕山山脉中段,地下矿藏丰富。从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当地就开始进行大规模矿石开采,由于地处环首都、京津冀,以及环渤海经济圈的腹地,产品很是畅销,所以挖矿的越来越多,逐渐成为了当地的主要产业。但就是这个产业,让曾经青山郁郁的京东北花园,变成了今天的秃山秃岭,了无生机。而目前三河市的经济结构也较为单一,所以,靠山吃山,三河市笼罩在白色粉尘中,是一个长期形成并且短时间内无法根治的老问题。严重的三河污染,对距离其仅有60公里的北京来说,自然无法独善其身。张鸿认为,这是一个高度关联的环保话题,三河扬灰,北京落土,两地几千万百姓,是一同感受雾霾的天气。张鸿向记者出示了环保总局最新的一份统计数据,五月份,北京空气达标的天数,只有八天。此外,2012年,北京煤炭消耗总量为2330万吨,而河北每年的煤炭消耗量则高达两亿吨,北京的空气质量差,原因自然是一目了然。张鸿提醒大家注意数字的背后,即两地经济模式差别带来的环保标准差别。如果两地执行同一个环保排放标准,相信河北很多存在污染排放的企业和产业,会受到巨大的影响,而各自采取环保的标准,北京又会被河北的烟尘笼罩起来,成为华北雾霾群里的一个受害者。因此,根本还是转变发展方式。同一片天空下,各地区经济发展的步伐、投入的力量、机遇都是不同的,这是客观因素,但全区域的协调发展,则是未来必然要走的道路,在同一片天空下,面对污染没有人能置身事外。破解河北的大气污染治理难题,应该站在整个河北地区产业结构这个问题上综合考虑,同呼吸、共发展,河北才会有更多的蓝天。

张淑妍
听听专家对老年癫痫患者锻炼事项的建议
预防尖锐湿疣的措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