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华沙气候大会减排有声音埋单无下文

2019-08-15 19:29: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世界气候大会通常会连续开上两周时间,今年更被 拖堂 一天多时间。日前结束的华沙世界气候大会,发达国家也好,新兴国家和不发达国家也罢,各方代表都抓紧这个 最适合谈减排的平台 大谈特谈,声音可谓响亮之至。按照欧盟气候专员康妮 赫泽高的话称,这次会议收获不少,会议达成了最终声明, 如果说以往承诺和行动间尚隔着一堵墙,如今则只差一句话了 。

  问题是,堪称成果的,恐怕也只有声音了。

  赫泽高所要拆的 墙 ,其实是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和京都议定书中所明文规定的、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减排方面高低有别的和义务,即以欧盟为代表的工业化国家希望摆脱 老牌国家 的原罪,回避帮助发展中国家减排的义务,并促使新兴国家承担和它们 平等 的减排义务。

  最终达成的决议发出了看似清晰、实则含糊不清的声音:一方面, 区别对待 的文字和概念变得模糊不清,发达国家可以宣称自己赢了;另一方面,原本欧盟支持的决议草案,谈到平等减排义务时使用的是 承诺 ,激烈争吵后却被改作 贡献 , 公约终极目标 也变成 公约目标 , 贡献 后还特意加上 不作性质预判 的定语,新兴国家也仍可按照自己的理解自行其是。

  平等减排义务 是所谓 德班平台 的核心价值观,而从哥本哈根气候大会起,对这一核心价值观的认同本有加深的趋势。然而华沙大会的扯皮、 拖堂 和模棱两可的决议表明,这种认同在很大程度上是口惠而实不至,即愿意从概念上靠近,却不肯为之付出过于沉重的代价。

  2010年坎昆气候大会上,发达国家曾主动承诺,在2020年前每年筹集1000亿美元的 气候资金 ,用于向发展中国家提供减排补偿,并特别提出 快速启动资金 概念。但自坎昆大会至今,全球经济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曾经在减排方面充当旗手和金主、一度摆出 只要肯减排、资金好商量 姿态的欧盟,如今已力不从心,开始悄然后缩,再也不唱 减排和援助挂钩 这样的高调,这当然和其遭逢的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有关;另一个 援助换减排 的 老牌积极分子 日本,此次更玩起了文字游戏,提出 到2020年将在2005年基础上减排 .8% 的 减排目标 ,这实际上等于在1990年排放值基础上增排 .1%,而原先的承诺则是在1990年排放值基础上减排25%,两相比较,可谓煞费苦心。对此,日方的解释是 福岛核电站事故导致不得不启动火电 ,实际上也还脱不开一个 钱 字作祟;而原本在提供减排补偿方面就十分消极的美国,如今自然更提不起劲头。

  对于中国、印度、巴西这样的新兴国家,长期以来不愿按照美国的建议,将自己升格为所谓 附件一国家 ,说穿了并非不愿享受 发达国家 的 平等待遇 ,而是不想和工业化国家背负同等的减排义务,从而影响自己的经济发展速度,影响其对工业化国家的赶超。

  说到底,这还是个钱的问题:和石油、天然气相比,煤炭储备丰富,分布广泛,价格便宜(进口液化天然气价格是其 倍,管道天然气是其两倍),尽管谁都知道燃煤污染很大,碳排放很多,但煤炭能源的消费,对许多国家的经济而言至关重要,如波兰,95%的电能来自本国地下开采的褐煤,如果采用替代方案,将是该国经济所不能承受的,正因如此,此次波兰人才对例行来到世界气候大会展示实力的绿色和平组织抗议者表示不满。

  国际社会努力推动的能源替代方案,共同的特点就是 贵 ,有人埋单尚能推广,无人付账则推行不易。世界煤炭协会W CA负责人米尔顿 卡特林就表示,全球41%电能、65%钢产量源于燃煤,经济增长和减少贫困都离不开燃煤,如果没有人为这些埋单,不论穷国、富国,又有几个人真的愿为阻止气候变暖而付出受穷的代价?

  于是答案就很明白了:说到底,减排这件事,是 有钱有办法,没钱没办法 的事,如果201 -2015年间的 快速启动资金 凑不足数,所谓每年1000亿的 气候资金 就无法取信于人、尤其取信于那些得不到补偿就不减排或干脆减不起排的发展中国家。事实上,减排能有今天的动静,和当初欧盟、日本等减排 积极分子 舍得自己 割肉 掏钱有很大关系,如今这些国家或 大方不起 ,或不愿总当冤大头,总之是动嘴依旧积极,解囊变得谨慎,正所谓减排有声音,埋单无着落,气候大会便只能如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执行主任阿奇姆 施泰纳所言 棋盘上对弈,有规模而无结果 了。

  或许应该认真考虑某些欧洲人士的建议:气候大会倘总这样务虚,不如索性减少频率,因为大规模集会本身也是要产生更多碳排放的。

  陶短房(旅加学者,知名专栏作家,国际政治、经济评论人)

安卓手机
杀死燃油车——来自新能源车企的威胁
艺评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