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解放军炮兵战力跃升像神枪手壹样指哪打哪图

2019-10-13 06:40: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解放军炮兵战力跃升:像神枪手一样指那打那(图)

  广州军区某炮兵旅一营三连:

  鸟枪换炮:“战争之神”今更神

  单位名片

  广州军区某炮兵旅一营三连是一个红军连队,历经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的洗礼。

  在抗日战争时期,该连随北上抗日第二先遣队奔赴前线,打开了北上抗日的通道,被红25军授予“北上抗日先锋连”荣誉称号。连队先后参加了保卫陕甘宁边区的保卫河防作战,开辟豫西抗日根据地的神垢战斗、百栗平战斗等。

  新的历史时期,连队在全军炮兵部队中,先后5次最先换装新装备并快速形成战斗力,其建设发展历程浓缩了我军炮兵部队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历史。近年来,该连连续被军区、集团军评为“标兵连队”,荣立集体二等功2次、集体三等功5次。2011年,被广州军区授予“精武强能标兵连”荣誉称号。

  广州军区某炮兵旅一营三连的发展历程,浓缩了我军炮兵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历史。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的日子里,走进这个连队感受我军“战争之神”的沧桑巨变。

  从步枪手榴弹,到射程远、威力大、精度高的新型炮兵——

  火力体系愈发强大完善

  大漠,长风浩荡,卷起沙尘阵阵,演兵戈壁滩上的广州军区某炮兵旅一营三连新型火箭炮阵地,难觅踪迹。百里之外,“蓝军”装甲群铁流滚滚,目标信息迅速传至三连的指挥车上。计算机终端迅速解算诸元,瞄准、射击、转移一气呵成。火箭弹刺破天际,将“蓝军”装甲群湮没在密集的“钢雹”之中。

  “如今我们的新装备射程远、威力大、精度高,任何敌人在这样的‘战争之神’面前都要颤抖。”演练结束后,该连连长徐芳伟向介绍,在老连长李学先的回忆录里记载着这样一个故事:在抗战时期的保卫河防作战中,八路军的装备主要是步枪、手榴弹,面对日军的飞机大炮等优势装备,官兵们一度只能伏在战壕里被动应对炮击与轰炸,许多战友甚至还没见到对手的面便牺牲了。

  落后就要挨打,这是革命先烈用鲜血换来的教训。1950年8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司令部正式成立,炮兵正式成为我军的一个兵种。也就是在这一年,三连收起缴获的“万国牌”枪炮,把4门苏制“喀秋莎”火箭炮拉回了家。全连官兵立下军令状:90天内完成全员实弹射击。正是这批年轻的炮兵,在不久后的朝鲜战场上打出了中国军队的威风。

  今天,我军炮兵武器装备体系已经完成了由过去的单一型号、单一种类向多品种、多用途、多层次的转变,先后列装了新型战役战术导弹、远程火箭炮、自行加榴炮等一大批数字化信息化武器系统,形成了弹炮结合、轮履结合、轻重结合的炮兵部队结构,构建起新的火力打击体系。

  在去年该连参加的“火力—2014”演习中,来自全军5个战区的6支炮兵旅和院校专家近2万人参加,我军炮兵部队涵盖远中近程多种距离的数十种主战装备亮相,展现出强大的火力打击能力。

  从人工观瞄指挥,到侦察手段多样、指挥机动灵活——

  信息技术催生新质战斗力

  三连在抗日战争中缴获过一门日本迫击炮,根据参加过抗战的老兵回忆,这门炮在许多战斗的关键时刻都发挥了重要作用。当时炮手采取的是手工作业、人工观瞄,这种方式一直沿用到20世纪80年代。当时,西方发达国家的炮兵已迈进现代化的门槛。从1984年开始,全军炮兵部队开展了炮兵快速反应训练改革,多个军区先后研制成功了第一代炮兵简易射击指挥系统,逐步实现了由手工作业到利用计算机决定射击诸元的转变,而这只是炮兵信息化建设的第一步。

  跨入90年代,新军事变革的潮流扑面而来,数字化早已使“战争之神”的作战模式发生了巨变。针对未来作战整体对抗的特点,我军炮兵运用数据计算、数字传输、数字图形图像处理等新技术,先后研制成功了各具特点的指挥自动化系统,不同建制、不同炮种、不同系统的炮兵联成一个整体,提高了合成军队首长指挥控制炮兵火力的能力,并创新出与之配套的“快反”战法。近年来,全军上下又开展了信息系统综合集成建设。借着发展东风,三连装备的某新型火箭炮融入整个作战体系,威力倍增。

  走进三连演兵场,只见各种数据通过战场信息络快速流转。一条命令传到指挥车上:“1号高地后侧发现‘敌’炮兵群,对其进行火力打击。”指挥员轻敲键盘,地面雷达、空中无人机以及卫星立刻锁定这片高地。计算机即时生成作战文书并发送给火力单位,什么时候打、打那个位置、打多少炮弹等要素一目了然。

  “炮兵信息技术的不断发展,使战场上的每一个节点紧密相联。”三连所在旅旅长于长江介绍说,数字化系统让炮兵部队侦察手段多样、指挥机动灵活、通信组便捷、信息实时共享,实现了侦察目标、信息处理与辅助决策到末端火炮射击全程一体的数字化、自动化,使部队整体作战能力进一步提升。

  从试射校准、万炮齐发,到信息与火力融合、一炮制敌——

  精确打击能力不断增强

  回望抗战历史,我军炮兵分队官兵将手中数量有限的装备用到极限,在战斗中打出了精彩:1937年9月平型关大捷,八路军115师343旅迫击炮连“打头断尾”,为将日军车队困于山谷围歼发挥了重要作用;1939年10月黄土岭之战,日军中将阿部规秀命丧我军迫击炮炮火之中;1940年10月的反“扫荡”关家垴战斗中,“神炮手”赵章成快速精准发射,对日军造成有力杀伤……

  去年10月,三连官兵驾驭某新型火箭炮千里机动,进行超远距离实弹射击。一枚枚远程火箭弹呼啸而出,精确命中目标。

  近年来,全军炮兵部队围绕精确打击这一现实课题开展了研究和探索,实现了侦察方式由预先侦察向实时侦察转变,指挥方式由计划预案指挥向实时随机指挥转变,射击方式由密度毁伤向精度毁伤转变,评估方式由基于经验模糊描述为主向以精密描述为主的转变,在战斗力建设上取得了丰硕成果。

  1944年10月,三连在随团队参加开辟豫西根据地发生的神垢战斗中,全团将日伪军团团围住,神枪手连续击毙了机枪手等关键战位上的敌人,让敌人最终丧失了抵抗意志,最后伪军投降、十几名鬼子自尽。

  “现在我们的火炮发射也要像神枪手一样,指那打那,专点敌人的死穴。”徐芳伟介绍说,随着信息化建设步伐加快,我军炮兵精确打击能力、综合毁伤能力和战场适应能力明显增强,作战方式正由机械化战争时期的火力支援、火力压制,逐步转向适应“信息主导、火力主战”要求的精确打击。

  “战争之神”今更神。在未来信息化条件下,我军炮兵必将以更加强大的作战能力,捍卫国家利益与民族尊严,续写“战争之神”新的辉煌!

  官兵寄语

  军人,要有军人的样子,三连传人更要有三连的风采。老连长李学先抗日的英雄事迹让我热血沸腾,肃然起敬。老一辈三连人用热血写下连队的历史,我们后辈更要用赤诚和奉献去续写连队的光荣。

  ——连长 徐芳伟

  每次看到连队那块“北上抗日先锋连”的荣誉牌,就会想起先辈们激战豫西、河防,开辟抗日根据地威震敌胆的光辉历史。我们要继承连队“敢于攻坚、敢打必胜、敢挑重担、敢当先锋”的光荣传统,续写辉煌。

  ——指导员 张强强

  先辈们在战争年代“刺刀见红、奋勇杀敌”,作为三连新一代革命传人,我们更应该担负起光荣的使命与!70年前那场战争提醒我,只有精武强能增强打赢本领,才能与红军传人的身份相称。

  ——三班班长 袁 良

  作为一名老兵,我要传承“北上抗日先锋连”的红色基因,立足本职岗位不断钻研,为打赢信息化战争时刻准备着!——三班战士 郭 峰

  ■本报 濮照 特约通讯员 温富强

怀孕期
污染防治
民生视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