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顾道长生 第六百九十九章 老顾打老虎

2020-01-14 18:17: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顾道长生 第六百九十九章 老顾打老虎

工头叫刘春虎,负责这片矿区的开采和人员管理。他后天修为,若是费一把力气,也能及时将石堆移走,但他根本不想救。

直接砸死,赔点钱就完了,如果重伤残疾,帮里还得供养,或者拿丹药医治,那花销就大了。

虽说修士私斗不入戒律,但这属于工伤,倘若门派不管,当事人可以告到道协协调解决。

夏国修士几十万,百分之八十都是底层,百分之十七是中产,剩下的才能站到金字塔顶,所以要保障弱势群体的基本权益。

修士怎么了?

修士也得有社保啊,也得五千块钱交个税啊,也得时不时被逼去相亲啊!

刘春虎盘算得好好的,结果被一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老女人搅合了,自是气急败坏,骂道:“这是虎令门的底盘,你算特么什么东西?”

“我……”

钱桂荣刚才一身圣光,令人信服无比,此刻却有些慌张,道:“我就是救人而已。”

“救人?”

刘春虎冷笑连连,道:“这是我帮中兄弟,我自会照料,还轮不到外人插手,你越界了!”

“你照料什么了?人埋在石堆里管都不管,要不是我们,他早死了。”另一名教徒忍不住反驳。

“就是,你既然不救,我们还不能救么?”

“我主慈爱,人应善良互助,没有见死不救的道理。”

正此时,一名手下过来,在刘春虎耳旁嘀咕了几句。刘春虎上下一打量,哼道:“我当是谁,原来是那个不着四六的破教会。堂堂三千道法不学,居然迷信外国神灵,这下更容不得你们了!”

“你要干什么?修士对凡人出手,不怕受惩戒么?”

一个教徒见他面露凶意,步步逼近,不由惊叫。

“你们是普通人,她可不是!”

刘春虎一指钱桂荣,道:“那兄弟伤重,我本去找寻疗伤丹丸,才让兄弟们先挖人。这是本门矿区,你未经允许,擅自闯入,触犯门规,就得受惩!”

他说了一堆,无非就是找个理由开打。

钱桂荣护着几个女人往后退,也是怕的不行,“你,你这样会下地狱的。”

“哼,下不下地狱,还轮不到你来说!把门封死,矿区,不许一个人逃……嗯?”

他一扭头,瞧见一个平平无奇的少年戳在角落,“你又是谁?”

“我路过的。”

“路过?看你一身气感,也是修士,只能怪你倒霉了!”

刘春虎大手一挥,“除了那几个女的,都给我杀了!”

场中顿时紧张起来,矿工们要么气愤不已,要么麻木冷漠,要么幸灾乐祸,总之都没有动,过了会反而纷纷退后,看起热闹来。

“仁慈的主啊!救救您的子民!”

“全能的主啊!良善之人必将升入天堂,罪恶之人必将堕入地狱……”

钱桂荣在心中默默祷告,实则已怀死意,当然她不觉得主不灵验,而是认为自己还不够虔诚,还没做到位才遭此劫难。

几个满脸狰狞的打手在瞳孔中越放越大,她索性闭上双眼,最后一刻也要与主同住。

然后,她就感觉自己被拉了一下。

一人从后面闪过,鬼魅般的挡在身前,正是那个年轻游客。

“嘿嘿,找死就成全你!”

一个枯瘦矮小的帮众连连怪笑,pia的往身上贴了一张符,口中念叨:“齐天大圣显神通……急急如律令!”

砰!

平地生出一股黄烟,还没等细看,一团黑影就闪电般扑了出来。

顾玙刚要怼,猛的一顿,不对啊,我现在也是后天。

他念头连着动作一起,脑中想着,身形已经往旁边一闪,砰!黑影狠狠砸在地上,塌陷出一个不大不小的坑洞。

此时,他才见的对方真身。

似乎比刚才还要瘦小,皮肤蜡黄,毛发炸起,手里还多了条棍子,丑陋的五官挤在一处,还真像一只猴子。

噫!

老顾十分嫌弃,哥从出道就没用过这么lo的道术,我可是全夏国最靓的神仙仔。

狗屁的齐天大圣!就是符箓的作用,短暂改变身体形态,肾上腺素激增,处于一种非常亢奋的状态。

那人一击不中,拧身再扑,又是一棍子砸下。

顾玙不退反进,侧身欺上,几乎贴着棒子边蹭了过去。那人大惊,一眨眼的功夫,对方已经到跟前了。

正想撤招回防,突觉胸口一阵剧痛。

没有惨叫,没有腾空飞起,就像一柄重锤稳稳实实的砸在了铁砧上。

砰!

前胸后背黏在一块,上身仿佛变成了一张薄纸片,风一吹,扑通软倒在地。

“……”

全场死寂!

后天修士竟恐怖如斯!大家见过菜鸡,但没见过这么猛的菜鸡。

“好小子,真小看了你,你杀我弟兄,今天我要把你千刀万剐!”

刘春虎勃然大怒,也摸出张符箓,往身上一贴,气势瞬间暴涨,黄烟喷涌,翻滚升腾,还伴着隐隐虎啸。

待黄烟略散,围观的众人齐齐惊呼,以为瞧见了一头硕大的黑虎立在场中,但又一眨眼,却是放大了身形的刘春虎,肌肉似小山丘般隆起,真如猛虎出笼一般,连吐出的气都带着几分血腥味。

“这是黑虎化身符,用之可得黑虎之力,管事的看家绝技!”

“那小子死定了,从来没有人能活过这招!”

“他倒也不错了,管事一出手就是压箱底的功夫。”

“哈哈哈!”

刘春虎更是张狂大笑,道:“小子好本事,能死在黑虎符下也算你的光荣!”

“……”

顾玙拧着眉头,十分的不舒服。

老实说,他很讨厌外国宗教,甭管什么一神、多神、种马乱(防和谐)伦神,通通讨厌。所以他对钱桂荣抱着一种不太感冒的态度,但此刻,这种感觉有些翻转。

俗话讲,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夏国一直大力倡导修行文明,看样子已经放纵太过,对内渐失进取,对外骄傲自满。

因为环境稳定了,稳定的体制最容易滋生腐肉烂肉。

“小子受死!”

刘春虎见他低着头,一动不动,还以为吓傻了,一跃十几丈,从半空扑下,口中暴喝:“吼!”

震颤的虎啸声覆盖全场,众人头痛欲裂,心神乱抖,捂着脑袋站立不稳。

虎令门,擅使一手黑虎令符而得名,尤其这声虎啸,有扰人心智之功。刘春虎与人对敌,黑虎形态下还从未败过。

只见他真如猛虎捕猎一般,气势汹汹的扑向对方,双手成爪,只要一击,就能拍烂对方的脑袋。

“什么?”

但当刘春虎冲到近前,面色突然一变,眼前空空荡荡,半个人也没有。

他反应也快,想都不想就势向前一滚。

砰!

一只穿着户外鞋的脚踏空,狠狠踩在地面上,而鞋底刚一粘地,一股力道从腰身传到大腿,再拧到足尖。

蹭!

地面印出一个深深的脚印,瘦弱的少年身形仿佛灌注了千钧力道,像炮弹一样飞了出去,从指到拳,三重气劲叠加,长江大河般砸在刘春虎的后背。

玄黄派弟子亲传,四十八手!

轰!

砰!

刘春虎如同一座肉山,翻滚着撞在石壁上,石壁瞬间裂开,大块大块的碎石哗啦啦崩塌,顷刻埋在了里面。

不得不说,黑虎令符在提升肉身潜能上确有独到之处。此人受此重击,不仅没死,还有余力扒开石头,将将钻出一个头。

“饶命,饶命!”

刘春虎满脸血污,一只眼睛爆开,显得狰狞可怖,但他顾不得许多,只是哀声求饶。

顾玙一脚榻在石堆上,居高临下,笑道:“别介啊,用不用我等你的小弟取伤药回来,再找辆挖掘机?”

“是,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有大量,饶了我这一回!”

刘春虎管不上他话中嘲讽,磕头如捣蒜,但由于只露出个头,瞧着颇为滑稽。

“凭什么饶你?修士私斗可不犯法。”

“我有钱,我有灵石,我有法器灵丹,什么都给你!”

刘春虎扯着嗓子在喊,或许觉得不够,又道:“我大哥是门主,你放了我,虎令门上下扫榻相迎,若不然,他一定杀……”

砰!

一只脚踩了下去,仿佛西瓜掉下了十三楼。

“……”

全场鸦雀无声!

数十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坍塌的石堆,和一滩污血脑浆之上。片刻间,他们又齐刷刷的转向那个年轻人。

“没事吧?”

顾玙扶起钱桂荣。

“我没事,倒是你,怎能妄自杀人,还如此残忍……”

钱桂荣想劝几句,又觉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不太合适,只叹道:“你还是快走吧,虎令门势力不小,一定会找上你的。”

“找上我,也会找上你们,所以不用走了,我就在你们教会住上几天。”

顾玙说罢,抹身离去,矿区大门敞开,无人敢阻。钱桂荣张了张嘴,也跟了上去。

走不多时,便看到了白家大院的门脸。他在门口站了站,忽地笑了一声,才迈步而行。

顾玙根本没考虑什么虎令门,对钱桂荣本身也不感兴趣,他只是好奇,这种“圣光”力量是从哪里来的?

(这章给怎堪相思未相许盟……我发现我的老读者都很文艺。)

浙江省皮肤病防治研究所预约挂号
长春银屑病能治疗好吗
海南公立癫痫病医院
滨州哪家医院可以治愈癫痫病
运城牛皮癣医院哪家正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