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梦幻混沌 第269章 颠倒黑白

2020-02-14 04:08: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梦幻混沌 第269章 颠倒黑白

突然之间,黎天浩其手臂超前轻探,朝着那虚空便是一捉,一杆犹如长枪般的战旗,瞬间便是凝聚在其手掌之中,随后只见其手臂轻轻一挥,战旗之上那卷起的旗幡便瞬间张弛开來,一道道漆黑的罡风便是随之其摆动之间,猛然席卷而出,

而伴随之战旗的不断挥舞,那一道道漆黑的罡风,便是携带着一股股强横的战意,瞬间便充斥了整片天地,将这周围全部的虚空笼罩在了其中,

“啊,不好,这是道器,他们居然拥有道器,后撤,速速后撤,”而就在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时,那冲在前端的弟子便被其瞬间惊呆住了,随后更是紧张的暴喝了起來,

“既然來都來了,不留下点东西,你们认为你们走得了吗,”

而就此事,一声携带着冰冷寒意的女子声音,便是瞬间随之响彻而起,随后,只见其话音刚落之际,一道手掌般的大小的白色令牌,顿时便自那黎天浩的身后爆射而出,随即,只见那白色的令牌之上,无数的星辰光辉瞬间激射而出,极速的便在那虚空之中凝结成一座巨大的星辰法阵,在这法阵的笼罩之下,周围的虚空更是瞬间便就被其禁锢了起來,而那些正妄想着逃跑的弟子,更是直接被锁定在了这片被阵法所覆盖的虚空之间,无法逃离,

“啊,”

而就在虚空被彻底笼罩之时,一声声凄厉而绝望的咆哮声,便是瞬间自那阵法之中传递而出,

此时此刻,众人只见那原本笼罩在虚空之中的漆黑罡风,已然化为了道道利刃,不断的在其阵法笼罩的空间之中,疯狂的交织着,而但凡是一些修为较差的弟子,在那风刃疯狂一般的切割之下,瞬间便被其绞成了肉末,死无全尸,至于那些沒死的弟子,其中除了少数的人可以成功的将其抵挡下來之外,其他的,已然是全身浴血,在坐着最后的垂死挣扎

,

仅仅瞬息之间,那刚刚原本正扬言着擒拿造化峰上的众人,此时已然死伤过后,

至于那些处于观望之中的弟子们,此时无不是被眼前着一幕所惊呆,久久不能自己,而当其反应过來之后,更是为这眼前这血腥的场景,而感觉到一阵心寒,不断的倒抽着冷气,

因为此时此刻,那被笼罩在阵法之中的弟子,除了那少数几位修为达到了业火巅峰以及天地法相境界的之外,其他的弟子,即便是那侥幸生还的,此时全身上下,都已然是布满了伤痕,有一些肢体上更是全身被那风刃切割到只剩下那带着丝丝血迹的阴森白骨,这手段这凶残,简直让众人都不由感觉到一阵头皮发麻,

而就在众人震惊之余,只见一名男子突然來到了黎天浩的身旁,这名男子相貌极为清秀,就犹如世间的儒士一般,然而最为醒目的便是,在这么男子微显瘦小的身躯之上,一条袖子当中却空空如野,随风飘舞着,而此人并非别人,正是焦枫,

“天浩,我看还是不要玩了,直接将他们全部斩杀算了,省得和这群废物浪费时间,”

当焦枫來到众人的身旁时,便用他那带着阵阵寒意的目光,扫射一下那被禁锢在其中的弟子,随后更是用一种极为冷漠的声音说道,

焦枫此话一出,那些早已极度震惊的弟子,此时在其脸上更是瞬间变得如同铁青一般,因为他们实在难以想象,眼前所发生的这一幕,仅仅不过是一场游戏而已,而更加沒有想到的,就是这多达百余名的弟子,在他们手中竟然是如此说杀便杀的角色而已,

“也好,那么就直接杀了,也省得和他们浪费时间,”听到了焦枫的话后,黎天浩也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说话之间,只见黎天浩手中战旗再次挥舞而起,一团庞大的黑雾瞬间便自那旗幡之上散发而出,携带阵阵狂暴的气息,笼罩而下,这团黑雾也并非其他,正是这战灵铁旗之中衍生而出的器灵,狂云,

此时此刻,之间狂云一出,周围的虚空瞬间便在其笼罩之下,变得一片漆黑,强大的罡风不断自他那如雾气一般的身躯之中,席卷而出,仿佛就像是世界末日一般,而且在其强大气息的压迫下,在场的众人,更是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來,

“战灵铁旗,怒斩八荒,”

而就在此时,随之黎天浩的一声怒喝,那原本只是悬浮在虚空之中的黑雾,狂云,顿时朝着其结界之中的数十名弟子,笼罩而下,瞬间便将其众人连同那将他们禁锢起來的结界一同包裹在了其中,就要活生生的将他们全部吞噬、炼化,

“给我住手,”

然而就在狂云,正想要将其众人彻底炼化之际,一道带着满腔怒意的声音,顿时自其远处响彻而起,随后,众人只见一只巨大的手掌,突然自那虚空之中探出,硬生生的啪在了那将众人笼罩起來的狂云的身体之上,

轰,

而在这一掌之下,那原本即将把众人吞噬入腹中的黑雾便猛然炸开,随后更是化做无数股小型的黑雾,朝着四周逃窜而去,许久之后,才慢慢的朝着黎天浩的身旁聚拢过去,

就在此时,那巨大手掌所在之处的空间,突然一震蠕动,随后,只见一名满头白发,身穿御剑长老长袍的老者,便突然自那蠕动的空间之中缓缓走出,

“上官长老,”而当黎天浩这些进入御剑有一段时间的弟子,看到眼前这位自虚空之中走出的长老时,无不是大吃一惊,显然是对于眼前的这位长老极为熟悉,

因为这位长老并非别人,正是那伽罗峰首席弟子,伽罗的师尊,同时他另外一个身份便是,此时御剑的三大代理掌教之一,上官傲,

“黎天浩,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御剑之内,公然斩杀同门弟子,可是知罪,”就在老者走出之后,二话不说,便朝着其黎天浩等人怒喝道,而就在其说话同时,一阵强大的威压更是自其身体之中散发而出,瞬间便朝着其众人笼罩而去,

“上官长老,你这是何意,伽罗殿众人率先提起事端,强行攻打我造化峰,你如此不分青红皂白,不辩是非,便向我等出手,此等行为,安能服众,”感受着上官傲身上所散发出來的强大威压,黎天浩等人脸色瞬间一变,随即更是用一种愤怒的语气朝着那上官傲怒喝道,

其实当他看到上官傲的出现时,便已然感觉到事情的不对,但是让他沒有想到的是,身为堂堂主事长老的他,既然如此护短,丝毫不分清是非黑白,便在如此众目睽睽的情况下,对众人动手,

而黎天浩此话一出,更是让在场的所以弟子,都无不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要知道,在其众人眼前的这上官傲,可是想向以狠辣为名的,其威严更是丝毫不容许任何人亵渎,就在当年,他曾经门下的一名得意弟子,公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反驳他的话音,都是被其直接一掌费掉其修为,其狠辣心性简直可想而知道,

然而此时黎天浩居然公然怒喝于他,那么不是公然找死,那是什么,至此,在场的除了黎天浩等人以为的弟子,都是纷纷向來投來了哀悼的目光,因为此时的他们都清楚的知道,在下一刻的时候,那黎天浩极有可能已然是变成了一具尸体,

“哈哈哈,我不分青红皂白,你不辨是非黑白,”但是让人惊奇的是,当上官傲听到黎天浩的话之后,脸上居然沒有浮现出丝毫的愤怒之色,反而是哈哈大笑了起來:“好好好,那么我倒想听听你到底有何说法,如若你不给出一个满意的说法,单凭你刚刚对我说话的态度,我便足以将你就地正法,”

“难道我说言有错,伽罗峰弟子,依照人多,公然对我们等发起挑衅,攻打我等山门,我等为保山门奋起反抗,难道有错,双方斗法,死伤在所难免,我等为求自保,难道有错,难道说,像上官长老如此不辨是非,仪仗自身修为高深,对其晚辈等施于威迫,便是正确的做法不成,”对于上官傲的话,黎天浩不但沒有丝毫的畏惧,反而更是将声音提高了几分,反驳道,

“哼,据我所知,伽罗峰弟子所攻打的造化峰,并非你们的山门所在,而你们此时颠倒黑白,仪仗着手中道器,逞凶师门,斩杀门内弟子无数,仅凭这点,我御剑岂能容得下你等凶残弟子,此时我便代掌教,将你们就地正法,以敬效尤,”

上官傲说话之间,手掌便瞬间猛然轰出,顿时之间,一股强大的掌劲携带着阵阵破空之声,以迅雷不及之势,朝着黎天浩等人暴掠而去,

“沒想到,身为堂堂御剑主事长老,居然如此厚颜无耻到如此地步,当真万中无一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