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异界独神 第五百三十章 教皇

2020-01-14 00:39: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异界独神 第五百三十章 教皇

这一支白色的铁流,如同潮水一样汹涌而上,席卷了整个军营。

很快,有白袍军士杀透了这防守森严的军营。

但是,他们那狂奔的脚步没有停留下来,他们穿透了军营,继续前进。

神之使者军团的军团长赤毓,他脸色铁青,他站在辕门边上,看着那些从自己身边飞驰而过的白袍战士,这些战士扬武耀威,根本不将神之使者军团放在眼中。

赤毓真想追击,给这支骄傲的军队一点点教训,但是他还是忍住了。

他是一位非常称职的将军,他知道自己的手中这支军队的特点,面对着这狂风暴雨一样的军队,他们可以坚守在阵地,保证自己不被击溃,可以拖住这支军队,但是当初,他根本没有想到这支军队作战的目的并不是打垮自己,而是穿过自己的营地。

等他发现了敌人的作战目的已经晚了,这支军队已经杀透了他的阵地,如同飓风过境一样席卷而去,留下这些重步兵在后面吃土......

现在,就算做出追击的命令,不光追不上敌人,还很可能会动摇自己的阵地,在这个时候,敌人如果杀一个回马枪,那会是一场灾难。

“首领......不追吗”赤毓的身边,一位身材高大的将军问。

“坚守阵地。”赤毓调整了自己的心情,毕竟自己的军队是这一次远征的主力,作为主将,绝对不能喝敌人斗气,敌人虽然穿透了阵地,但是对这支军队的杀伤非常小,根本没有伤筋动骨......并且,在这次战争之中,这些战士们表现出来的战斗素质,让赤毓很满意,整个战场上,这些战士配合得如同一台机器,虽然敌人杀透了阵地,但是,阵地还是按照着自己的节奏在运行着。

这次战斗,虽然敌人很强,虽然他们是重装骑兵,他们的战力强于自己的军队,但是,这一次战斗,他们的损失绝对不会比自己小。

“该死的圣教徒,你站住,和爷爷决一死战”

一个杀的兴起的战士,他满身都是鲜血,他的眼睛被鲜血蒙住了,他擦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发现前面已经没有了敌人,敌人从他的身边呼啸而过,他非常生气的对着远去的敌人吼道。

但是根本没有人回答他,那些敌人奔驰而去,在他们的身后,留下了浓浓的烟尘。

“赤毓将军,真的不追击吗”

一队骑兵,出现在赤毓的身边,他们的坐骑都是一些地心世界的异兽,非常强大,他们根本还没有来得及投入到战场上,敌人就没有了踪影,这让他们非常气愤。

这一支骑兵,是赤毓亲自训练出来的军队,他们独立于神之使者军团单独成军,号称疾风,有如风一样的迅速之意。

“算了......”赤毓叹息了一声说,“你们不是他们对手......你们的作战对象,不是他们。”

马上,这一支骑兵退了下去,他们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仿佛从来就不存在似的。

教皇陛下和大祭师还在深聊,他们好像是在一边聊天一边等人。

“陛下,您能保证白袍军团不会背叛陛下吗需不需要我们狙击一下”大祭师风侍好像有一些不放心。

“就算狙击,都已经来不及了......”教皇陛下笑了一下,说,“虽然我一直没有对这支骑兵特备的关注,但是,无论如何,这支骑兵都是我们家族的骑兵,它代表着我们家族的荣耀......这支骑兵,我不愿意看到他们灭亡.......”

教皇叹息了一声说:“他们马上就要来了.......我让你你看看,天下最精锐的骑兵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就在教皇说话的时候,天边出现了一朵白色的云彩,马上,一阵急剧的马步声音响亮起来,一对骑士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之中。

虽然这支骑兵奔袭了一天一夜,但是他们的脸上,根本就没有一丝丝疲倦的意思,他们的铠甲,还非常的明亮。

教皇的旗帜,在天空之中高高的飘扬着,他们的目标,竟然是教皇的旗帜,他们对着教皇的旗帜冲了过来,他们毫不犹豫,好像没有一点点心理压力一样。

“敌袭”

教皇的卫队,有人在尖叫着提醒。

“大胆,竟然敢袭击教皇”有将官纵马而出,对着这支白袍骑兵吼道,他想挡住敌人前进的路。

但是,根本没有人理会他,骑兵们从他的身边飞驰而过,直接将他忽视掉了。

“大胆你们给我站住,你们想造反不成”他大声吼叫着,抽出了自己的战刀,发泄一样对着身边的骑士砍了过去,他不相信这支骑兵,敢于冒犯教皇亲卫的尊严。

但是,他想错了,他错的要命,一个在他身边的骑士,他对着这位暴跳如雷的亲卫砍了过去,一刀将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亲卫队的将官砍成了两截。

“不知死活。”一个轻蔑而又鄙夷的身影从这位骑士的嘴中发出,他连看都没有看这位将官一样,就跟着前面的队伍冲了上去。

这一切,都落入了教皇以及风侍的眼中,教皇的脸色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但是风侍的脸色就不怎么好看了。

“难道,这支骑兵真的要造反了”风侍不得不想着这种可能,他有一些不安,假如这支骑兵造反的话,确实会带来很多的麻烦。

他不知道教皇为什么这么有信心......难道是因为那为了他可以委身与别人做小厮的哥哥他觉得教皇的想法,是十分不靠谱的.....

在很多时候,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就是兄弟也靠不住的,可惜,教皇大人不愿意相信这事情。

很快,这白袍骑士包围了教皇和他的卫队。

风侍的脸色有一些难看,他知道教皇现在手上的军力,根本没有办法抗衡这支军队。

“高将军,你要造反吗”

教皇的一个亲卫,他对着这一支军队吼叫着说。

“假如你愿意这么说,那就算是吧”白袍军中,走出了一位中年人,他看起来的非常的文雅,如同一个中年文士,就看他的样子,谁都想不到这个人竟然是赫赫有名的白袍军的首领。

“你”亲卫气得说不出话了,他从来就没有想到一个要造反的人竟然还这么理所当然的。

“你,你们也要跟着他造反吗”亲卫对这支军队吼道。

但是,根本没有人回答他,中年文士身后的军士,他们弯弓搭箭,箭矢指着这群亲卫。

气氛非常紧张,那个亲卫发现自己连呼吸都很困难了,别说再说话了,他身上被汗水湿透,他相信,只要自己再多说一句,那么,就会有成片的箭矢对着自己飞来。

“教皇陛下

,你在不在”中年文士对着那小山上轻轻的问了一句,他明明看到了教皇,但是他还是问了一句。

“在,是高将军吗”教皇大人明显在,明显看到了他,但是教皇大人还是这样回答了他。

风侍的心感觉突然一紧。

教皇和他明明是兄弟,但是现在竟然这样称呼,那说明什么难道他们现在是要放弃兄弟之情了

“末将叩见教皇陛下,甲胄在身,不能全礼,请教皇陛下恕罪。”中年文士对着教皇行了一个军礼,但是他没有下马。

“免礼,”教皇说,“高将军可否过来一叙,酒很好。”

“不必,”高将军说,“敌人在侧,就算酒再好,也喝不下去。”

他这位哥哥一点面子都不给他,但是教皇大人依然是云淡风轻的样子,丝毫不以为意。

“将军此次过来,有何见教”教皇大人说。

“我来的目的很简单,要么你改变主意;要么,我将你带走......”高将军根本就没有一点点顾虑,仿佛是在说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一样。

同济赤壁医院预约挂号
济南哪里可以做四维彩超
内蒙古治疗睾丸炎费用
包头白癜风病是怎么来的
宜昌去看癫痫病得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