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玄骨鬼帝第102章回到玉龙

2020-01-24 19:18: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玄骨鬼帝 第102章 回到玉龙

上官雪菲顿时心跳加速,满脸通红,却没有躲开,缓缓闭上眼睛等待。

很快,她感觉到一阵温软酥麻,下意识地抱紧他,温柔地回应。

突然,车帘被掀开,一个人把头探了进来,呆住了。

沈逸和上官雪菲吓得赶紧分开,后者低着头不说话,前者尴尬地对来人说:“那什么,楚芸,有事吗?”

“你们……”楚芸被强烈地刺激到了。

“这事我会亲自向女王解释,你不用担心。”沈逸貌似很淡定地说。

“……哦。”楚芸退了出去,因为不想让上官雪菲太尴尬。

沈逸松了口气,真怕楚芸一直纠缠下去,又看向上官雪菲:“你还要低着头吗?”

“哼!”她抬头,娇嗔道:“都怪你!”

“嗯,都怪我。”沈逸一笑,“要我把晚饭送来吗?”

“嗯。我暂时不想出去。”

“好!”

沈逸下了马车,神态自若,看得在马车旁的楚芸一脸愤怒。

这家伙实在是太没脸没皮了!

楚芸立刻上马车,一脸哀怨地对上官雪菲说:“我的公主,您知道您在干什么吗?”

“我知道。”上官雪菲很淡定地说,神色已经恢复正常,“我喜欢他,想跟他在一起,而他也会说服女王同意这件事。我相信他能办到。芸姐,希望你能保守这个秘密,毕竟我名义上还是玉龙女王的女人。”

“我肯定会保守秘密的呀!可是,你能接受啊?我不能接受。”

“当然能接受。”

“他也许就是个骗子。”

“不是,他从来没骗过我。以前不会,以后更不会。”

“……真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你才认识他多久啊?”

“他是林霄,从小就认识。”

“……”楚芸呆住了,时间仿佛被定格了。

第二天,送亲队伍顺利地来到银辉大要塞,大统领朱谷重和副统领君漠亲自出城迎接。

朱谷重看到儿子朱昆吾,很满意地笑了,不屑地瞥了眼身旁的君漠。

君漠就当没看见,只是有点头疼地看着一直向他招手的楚芸。

他是李青玄的亲传弟子,而楚芸是李青玄的外孙女,两人差着辈分,可是这丫头就是纠缠他,整天嚷嚷着非他不嫁,真是令人头疼!

既然到了这里,其他城池派来的援军也就各自回了,因为军令,连留下吃顿饭的时间也没有。

送亲队伍被迎进大要塞,只住了一晚,次日清晨就出发前往玉龙王国了。

君漠没来送行,怕看到楚芸恋恋不舍的眼神,而且昨晚被她纠缠得够呛,不想看到她了。

朱昆吾的心都在痛,一见到君漠,楚芸就不再看他一眼,没有比这更令人痛心的了。

朱谷重亲自送行,主要还是给儿子送行,劝他:“别太纠结,否则你老爹我当年心爱的女人被君亦权抢走的时候,还不得上吊自杀?听爹的,找其他女人试试,也许你会发现更适合你的。”

“可是,我只喜欢她,其他女人多看一眼都觉得累。”

“唉,跟我当年一样。如果楚芸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了君漠,你会怎么办?”

“只要她没嫁人,我都会继续等。”

“错!”朱谷重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嗯?”

“如果君漠不要她,你不能等,而是应该趁虚而入。”

朱昆吾一愣:“爹,你不介意她不是完好之身吗?”

朱谷重反问:“你介意?”见朱昆吾摇头,他又说:“你不介意就行,其实那也没什么好介意的。不过,说实话,你爹我总觉得你们不合适。玉龙王国的玉丹雀很不错,你爹我非常中意,你这次刚好去玉龙……”

“如果中意,我会努力的。”

“嗯,这才是我儿子。好了,去吧!”

朱昆吾心情大好,因为得到了父亲的支持,不再困惑了。

不管楚芸以后怎样,他只要始终如一就行,在她最伤心难过的时候,就是他发动总攻之时。

很快,他来到队伍最前面,微笑着看了眼楚芸,看得她莫名其妙。

他左右看看,疑惑地皱了皱眉:“沈将军呢?刚才明明看见他来前面了。”

楚芸看了眼那辆大马车,那家伙胆子真大,又跑进去和上官雪菲独处了。

一想到前天看到的情形,她就有点脸红。

她想了想,凑近朱昆吾,左右看看没什么人,就小声对他说:“你知道沈逸的真实身份吗?”

“嗯?”朱昆吾疑惑地看着她,“难道他还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必须的。”她又凑近了些。

虽然知道她只是习惯性这样,但朱昆吾还是感觉到心跳加速了。

她说:“林霄,你还记得林霄吗?”

朱昆吾一惊:“他……他还活着?就是……”

楚芸认真严肃地点点头:“没错,雪菲亲口告诉我的。”

朱昆吾又是一惊:“公主知道?她怎么知道的?”

楚芸神色古怪道:“他们是情侣!”

“……厉害!偶像!”

“……”

“这事绝密,前往不能告诉别人。”

“那还用你说?哼!”

沈逸很快就从马车里出来了,原来不是进去和上官雪菲谈情说爱,只是把新娘服装送到里面,有玉龙王国特色的王后使用的新娘服装。

毕竟马上就到玉龙王国了,她得打扮起来。

服侍她穿着的自然是那些侍女,所以沈逸出来了。

他一出来就看到朱昆吾和楚芸古怪的眼神,干笑两声,走了。

队伍行进二十里,看到了玉龙王国的迎亲队伍――玉丹雀率领的军队。

玉丹雀亲自迎接,表明玉龙王国非常重视这次联姻。

实际上,她心里还是感觉怪怪的,她敬爱的女王姐姐竟然娶了个女人……想到这里,又深深地看了眼沈逸,双眼微微眯起,眼中的杀意闪烁不定。

沈逸和朱昆吾加快速度,比队伍更快到达玉丹雀面前。

朱昆吾拿出红河皇帝亲手写的国书,递给了玉丹雀。

国书上也就写点客套话,然后说什么两国和亲、永世太平之类的。

玉丹雀随意看了眼,微笑道:“感谢红河皇帝陛下的照拂,我玉龙定当感激不尽,永不与红河帝国为敌。”顺手把国书还给了他。

朱昆吾也满脸笑意:“两国和平是两国所有人民都期望的。”

玉丹雀:“那是当然。”

朱昆吾仔细瞧了瞧她,觉得非常顺眼,但远远不如他心中的楚芸漂亮。

实际上,她们两人相貌相差无几,只是玉丹雀更多了几分英气,对于某些人更具有吸引力。

沈逸突然说:“路上遇到点危险,还没解决。”

朱昆吾点点头,真的还没解决,那个赵隐军估计还会再出现。

玉丹雀就详细问了事情经过,沈逸简单说了说,很自然地把与上官雪菲的那一段跳过了。

玉丹雀听了,相当愤怒,但没说什么。

这时,队伍已经过来了。

玉丹雀领着大队返回玉龙王国的边境大城。

吃惊地发现阿德莱德等人也在,她立刻请他们参加女王的婚礼,他们同意了。

他们将在城里休息两天,然后由玉丹雀亲自护送去蛟龙城。

朱昆吾及红河帝国的送亲队伍自然也要去蛟龙城,还要参加女王大婚仪式,并宣读红河皇帝亲手写的国书。

沈逸本来以为会是平静的两天,没想到,当晚玉丹雀来找他了。

房里烛光闪烁,光线不是很亮。

他盘膝坐在床上,调息修炼。

因为今天没月亮,所以选择在房里修炼。

瑶儿就坐在一旁,正和小寒大眼瞪小眼。

突然,门被推开,玉丹雀大步走了进来,神情严肃地坐在桌子旁,对瑶儿说:“瑶儿姑娘,你的事我姐已经告诉我了,我非常感激你对玉龙王国做的一切。但是,你是你,沈逸是沈逸,我今天有事找沈逸,能麻烦你出去一下吗?”

虽然这话说的很客气,但似乎暗藏杀气。

瑶儿一笑:“可以呀!”然后抓起小寒就走了。

沈逸退出修炼状态,看着她:“威灵公主殿下,请问你有什么事?”

“你对我姐做了什么?”她愤怒地问道,眼中怒火已经熊熊燃烧。

他愣住了:“什么做了什么?”

“砰”地一声,她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你竟敢说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你能说详细点吗?”

“哼!我妹妹前几天写信告诉我,说女王请画师画了一张你的画像。”

“不是吧?”沈逸吃惊地瞪大了眼睛,这让他应该怎么想呢?

只听玉丹雀继续说,咬牙切齿:“她还把画像挂在床边,每天起来就撕下一块,心情不好就拿剑刺两下,做梦还会骂你两句。我最敬爱的女王,最冷静的女王,竟然会对你恨之入骨,想出这种办法泄愤,难道还不能说明你对她做了非常可怕的事吗?说!你是不是借着瑶儿姑娘的力量,逼女王做了什么可怕的事?”

说着,她已经拔出了剑,指向沈逸的咽喉。

沈逸已经出了一身冷汗,不是因为这把剑,而是被玉雪凤的行为给吓到了:“我……我真没对她做什么。”

“可恶!去死吧!”她大怒,一剑刺了过去。

安化县人民医院
长春在哪家医院可以看牛皮癣
治疗白癜风医院北京哪好
金华治疗卵巢炎费用
大连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