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大羿启示录 第二十三章 嫦娥奔月

2020-01-14 10:53: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大羿启示录 第二十三章 嫦娥奔月

但事情并不总是一成不变的,一天洛神,一个比她还美的女人出现在他们之间,事情开始了变化。

由于被天帝错误惩罚的积怨,加上妻子嫦娥常年的抱怨,一天,大羿郁郁寡欢的到洛水河旁沉思,此时路过一个貌若天仙的女子,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洛神,河伯之妻,但大羿当时并不知情。只见这位女子肤若凝脂,眼如秋波,至于到底有多美,有《洛神赋》为证。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奇服旷世,骨像应图。披罗衣之璀粲兮,珥瑶碧之华琚。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躯。践远游之文履,曳雾绡之轻裾。微幽兰之芳蔼兮,步踟蹰于山隅。

虽然曹植极尽赞美,但他却从来没有见过洛神,而在此时,洛水河畔,大羿见到了真人。

男人,特别是英雄,对美的占有欲是强烈的,大羿也不例外,在那个物质及其匮乏的年代,大羿对这个女人却一见倾心。而此时的洛神正是满面愁容,眉间轻蹙,显然心中郁结,难以舒解。相谈之下,方知洛神的丈夫是河伯,爱一个人很多,那是情痴是多情,而爱很多人就是花心大萝卜,河伯有很多女人,是个十足的花心大萝卜,风流成性,因此冷落了洛神。看来上古时期与现在也差不多,那时候女人也喜欢渣男,比如洛神,只是不爱了的时候,才知道落落寡欢。

大羿与洛神互吐心声,相谈之下,心心相惜,大羿很快沉醉于洛神的温柔乡。几个月也不回部落,男人在外面这样,女人能忍,但女人那个,男人却不能忍,所以后来河伯就找上门来要人,但河伯哪里是大羿的对手,大羿三下五除二就把河伯制服了,河伯趁机逃跑时,大羿不解恨,还射伤了河伯的一只眼睛。当时,很大程度上,话语权就是看谁拳头大,所以后来河伯也没办法,不了了之了。

在人间身体受苦,现在心里又无依无靠了,对于一个身份尊贵的女人来说,是无法容忍自己的男人一直在别人那里的,就在大羿射伤河伯左眼,执意与洛神在一起不愿回部落时,嫦娥知道,这一次与以往不同,这个男人的心已经不在她身上了,遂起心独自升仙而去。

八月中秋之夜,皓月当空,可怜的嫦娥,在村落的湖边好好的清洗着自己,心中无限惆怅,但她尽量什么都不想,她只想好好的洗去这尘世的烦恼,在升天之前不带走一粒尘垢,可她怎么洗也洗不去心里的那种无能为力。怅怅然,嫦娥从湖水里慢慢走出来,皎洁的月光照在她如凝脂般的肌肤上,灼灼放光连月亮都躲进了云朵。

她换上下凡尘时穿的霓裳,坐在湖边冰冷的青石上,望望月亮,望望村边的来路,她知道她等的人不会再来,她甚至能想象她等的那个人正在的别的女人那里膝下承欢。她默默的服下了原本属于两人的两粒不死仙丹,慢慢地慢慢地嫦娥的身体开始变轻变轻,身体开始随着自己向往的月亮飞去,她三步一回眸五步一翘首,她看见多少人看着她升天无比惊奇,却没有他的男人,她连最后一眼看她男人的机会也没有,她不再抱任何幻想,随着那飘飘玉带,毅然翘首奔向了月宫。

全息影像放到这里,白若好像也并不那么伤感,估计这几千年她也想清楚了,如果她与大羿一人吃一粒不死仙丹,估计他们现在活的与威廉没有多大区别,但两人的感情从那时候就已经有裂痕了,更不可能坚持这几千年,毕竟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所以她一人回归仙位,等大羿轮回转世时,也记不得那些尘缘往事了,重头来过,也未必不好,毕竟还有一个人是记得那个曾经的,至少还有一个人是活的明白的,总比两个人都稀里糊涂的在一起好。不过这只是嫦娥的想法,有时候,还真是两个人都稀里糊涂的更轻松。

“牧师,这一段经历,你情债负的比较重哦。”威廉嘴角上扬,强压着不笑出来。

“白若就在你面前,这一段,你总是要改的吧。”凯恩这是火上浇油,但他其实只是在陈述事实而已。

大爱道感到比较尴尬,那事真不是他干的,跟他也没多大关系。就他本人来说,他也不是那样随性的人,在哈尔滨与白若在一个屋檐下独处的那几个日日夜夜,也没发生什么事。他清楚的知道,只要他想做点什么儿女私情的事,白若是不会拒绝他的,但结果两人就是清清白白,估计这与大爱道二十多年的修道经历也有关。

“你们也别难为大爱道了,那时候的他也是情有可原的,神仙又不是圣人,更何况那时候的他已经是肉体凡胎了。”白若微微低着头,摆摆手说道,她倒很是为大爱道开脱。

“大羿的做法可以理解,但毕竟不符合修道的行为,改还是要改的。分重点,这段经历,就主要把那些乱七八糟感情纠纷去掉吧。”大爱道其实感觉自己与整件事是无关的,自己完全是个局外人。但某种意义上来说,现在的大爱道,还勉强算得上是个道德君子。

“万一控制不住,遇见了洛神,也不要伤河伯吧,毕竟他也是一方小神,伤神的罪业还是比较严重的。”白若补充道。

说做就做,凯恩回调了全息影像记录,阿尼姆斯抓住了大爱道的腰部悬在空中,头部插满电线。

第一次正式投入使用意识追溯功能,威廉最后叮嘱道“牧师,一定要与影像中大羿的节奏保持一致,并用自己的意识控制大羿,如果实在控制不住,记得提示我们终止连接。”

“片段里面没有危及生命的情节,放心吧,先生。”凯恩对威廉说道。

“好了,凯恩,开始。”威廉向凯恩发出了启动命令。

可是第一次运行不行,第二次运行还是不行,无论大爱道怎么尝试,总是无法将意识与大羿合为一体,更不要说控制大羿行为了。

一次一次的失败之后,凯恩问道:“是阿尼姆斯出了什么问题吗?”

“各项指标显示正常,测试也很正常,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啊!”威廉轻歪着头,看向显示数据,若有所思。

大家都想不明白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机器、大爱道还是什么别的人的原因呢?

“会不会是因为那时候大羿虽然是凡人身体,但还带着神仙神识,大爱道的凡人意识无法控制神仙神识的原因?”在意识控制方面,白若要比其他人更了解,但她也不能确定这一点。

“不能排除这个可能性,毕竟测试过程都很顺利。如果真是这样,牧师的这一世估计是改不了的。”威廉深邃的眼神看着白若,很赞同白若的这个假设。

“如果不能改,牧师还需要了解一下这一世的其他事情吗?”凯恩面无表情的转头问大爱道

“还是了解一下吧,白若,你看看还有哪些你觉得重要的,投影出来供大家参考一下吧。”大爱道显然没进入角色,到目前为止,在他看来,所谓大羿,所谓前世,在他记忆力没有任何印象,所以也与他没有多大关系,他并没有完全理解,文殊菩萨让他改过去的命,实际上是在改他的相续,是在定他现在的命。不过也难怪,到目前为止,他还一件事都没改,当下他自己也没有任何体验,所以,理解不了菩萨的深意也情有可原。

“那也只能这样了,不过也就这一世有神仙神识,其他世都是凡人神识,所以估计也碍不了多大事。接下来,看看大羿是怎么死的吧,应该是有些帮助的,他的死应该在生生世世带入了极大的怨气。”白若说这话时,表情都显得有些不忍的伤感。

自打大羿射瞎河伯左眼以后,洛神总觉得对河伯有几分愧疚,虽然河伯风流成性在先,但她毕竟先与河伯结为夫妻,而不是大羿,当时已是母系氏族的末后期,男人已经开始在家庭中有一定的地位,男女之间的婚姻关系也开始趋于稳定,而渐渐地摒弃了走婚的形式,相对稳定的婚姻关系,而自然形成了双方对出轨的愧疚。

无奈,洛神已经怀上了大羿的孩子,欠谁的不欠谁的,该还的不该还的,并不是迫在眉睫的,等孩子生下来再说吧。

河伯被大羿射瞎左眼后,也一直郁郁寡欢,整天窝在自己的河底水府,三妻四妾的打情骂俏不理会了,也不到处沾花惹草了。成天在宫殿前厅走来走去,他现在只有一件事想做,想的咬牙切齿,他要报仇,他要杀了大羿,并且最好能在他死之前好好的羞辱他一番。武力与大羿相差太远,靠武力肯定是不行的,只能靠智取,他需要等待一个机会。

一日,鲤鱼丞相提着枪急匆匆从外面赶来报道“主公,黄河边掉下来一个男孩,是大羿徒弟逢蒙的孩子,可能对主公近日的烦心事有帮助!”

河伯立即停止了来回踱步,从沉思中立刻回到现实,急切的问道:“男孩还活着吗?”

“知道主公可能会派上用场,所以还活着。”丞相拱手回答。

河伯两眼放光大喜过望,等了这么久,机会终于来了“快把小孩带过来。”

郑州煤炭工业有限责任公司总医院预约挂号
广西壮族自治区民族医院预约挂号
赣州专业治白癫风医院
河南治疗阴道炎医院
无锡白癜风医院在哪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