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一个刑辩律师的坚持

2019-08-16 17:18: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核心提示:骀荡的春风吹拂中国大地,也吹进西南政法的校园,小道上,树阴下,同学们意气风发,谈论时事,“中国应当向何处去”“中国法制建设的前途在哪里?”

  刑事辩护令律师望而却步。据北京大学法学教授陈兴良教授统计,在刑事案件审理过程中,有70%的案件没有律师介入。然而,广州金鹏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波却守望刑辩25载,用自己的行动,维护着人权的尊严和法律的神圣。

高扬法制理想的旗帜

职业是什么?当然是谋生立命的手段,但在广州金鹏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波看来,它还是一条通向理想的路径。16岁那年,王波考入西南政法学院。历经 文革 涂炭,中国法律制度遭到毁灭性的践踏。好在1979年后,深受 文革 之害的伟人邓小平汲取教训,一针见血地提出: 还是要靠法制,搞法制靠得住些。

骀荡的春风吹拂中国大地,也吹进西南政法的校园,小道上,树阴下,同学们意气风发,谈论时事, 中国应当向何处去 中国法制建设的前途在哪里? 等等都是同学常议常新的话题。

1979年在北京召开的五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审议并通过了《关于修正〈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若干规定的决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等七部重要法律。其中《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被告人除自己行使辩护权外,还可以委托律师辩护。

1980年11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对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10名主犯进行判决,律师的身影出现在法庭上。这些社会变革激励着王波和他的学友们。 大四 那年,王波前往重庆市沙坪坝法院实习,民庭一位庭长对他们说: 法官一定要讲公正,你们去单位调查取证,最好不要喝人家的水,实在渴了也只能喝水,不要放茶叶。 这句话深深地印在王波的心底,时至今日仍在影响着他。实习的那段时间里,他外出调查取证,总是自带水壶,肚子饿了,在街边吃碗一毛钱的 豆花饭 就是一天。上世纪80年代,不少法官都是转业军人,法律知识匮乏,西南政法的学子们则处处得心应手,同学们的自豪感和责任感油然而生。实习期间,许多案件都由学生们独力完成,从开庭到写判决书每个环节都要亲历亲为。这个过程也极大地锻炼了王波和同学们。

20岁那年,王波大学毕业被分配到中南政法学院任教。在刑法教研室,他有幸与刑法泰斗曾宪信、江任天、张明楷、 慧等大师一起研讨,推敲法理逻辑分析。1986年,王波返回西南政法学院读研,邓又天、赵长青成为他的研究生导师。赵长青老师的一句话被他记在了心里:做法律工作一定要谨慎,因为它关系到人的生命和自由。

路从南方走起

1988年研究生毕业后,王波带着新婚妻子南下广州。当时他们的生活非常拮据,夫妻俩跑遍了广州城,也没找到一间他们付得起租金的夫妻房。两人只好做起了牛郎织女,住到各自单位的宿舍。妻子那间十多平方米的宿舍,当时居然住了5个姑娘;王波则跟16个同事挤在一起。后来,妻子在暨南大学读研,分得一间单人宿舍,两人终于团聚。生活的艰难王波有心理准备,可是作为刑辩律师所遭遇的挫折却超出了他的想象。1991年,王波接手一个大案。辽宁籍的金某当时是广州一歌厅的著名歌手,在天河体育场打棒球时与暨南大学学生发生争执,结果一名学生被打成轻伤。金某被广州市白云公安分局刑拘。王波在拘留所会见金某前,谨慎地准备好 三证 原件,结果仍被拘留所拒绝: 介绍信上没有法院盖章,不予会见。 王波据理力争,结果与拘留所工作人员发生争执,律师证被无端扣押。后来经广州市司法局律管处调解,才拿回了律师证。金某的经纪人不高兴了: 人都没见着,案件还没办,律师证就给扣了,这是在打官司吗? 王波只得将律师代理费退了,中止其辩护。

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后,王波敏锐地感觉到律师业将在改革大潮中迎来发展的春天。199 年1月29日,他从国办所辞职。不久,广州金鹏律师事务所正式挂牌。经过20年的拼搏,金鹏律师事务所已从当年仅有4名律师发展到如今的120多人,从寄人篱下的数十平方米办公场所发展到坐拥位于CBD区的自购写字楼。

由于不菲的业绩,王波于2008年荣获 全国优秀律师 光荣称号,2011年金鹏律师事务所被评为全国优秀律师事务所。

不畏刑辩律师之艰

一位资深律师曾戏谑: 如果你要做法律工作,千万别当律师;如果你要当律师,千万别办刑事案件;如果你要办刑事案件,千万别取证;如果你要取证,千万别取证人证言。如果这一切你都做不到,你就自己到看守所报到吧。

长期以来,我国律师的会见权、阅卷权和调查权 三权 得不到保障。王波说,他参与刑事辩护25年来,所有会见手续中除了 三证 外,律师一律要出示个人身份证,明知不合法,却只能无奈地等待搜身或者更严格的审查。刑案的控辩天平完全失衡,一端坐着法官、公诉人,另一端则是辩护人。对方荷枪实弹,律师若自身功夫不高,如何能在控辩博弈中取得平衡?

2006年,一名青年律师找到王波,商谈如何为一名涉嫌走私的犯罪嫌疑人进行辩护。在侦查阶段,侦查机关要求律师将当事人提交的证据材料交给侦查机关,王波断然拒绝,该机关以吊销律师执照相威胁,并直接发函给广州市司法局,要求严肃处理辩护律师。青年律师被吓坏了,他对王波说: 我退出这个案子,一分钱也不要了,从此再也不做刑事辩护了!

青年律师退出刑辩,王波坚持下来了,而且业务越做越大。有法官这样评价他: 王波所具有的法理思维逻辑缜密,对法律条款与法律精神的精准把握让人刮目相看。

王波办理了一批在国内具有重大影响的刑事案件,涉案当事人包括原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麦某、原云南省财政厅副厅长魏某、原广东省公安厅副厅长刘某、原广州市交警支队队长张某、原《南方都市报》总经理喻某、原清远市政协副主席郑某......

上世纪90年代,广东发生袭警案,两名警察被枪杀,震惊省内外。王波担任被告的辩护律师。案件中,被告涉嫌故意杀人罪、抢夺枪支弹药罪、非法持有枪支罪,三罪并罚被处死刑。但王波从一个细节中发现了问题。被告开枪打死警察后捡起地上枪支,那又何为 抢夺 枪支弹药?该罪名明显缺乏证据,构成 抢夺枪支弹药罪 牵强。虽然这一点并不能改变被告被判死刑的结果,但在王波眼里,任何一次法庭辩护对当事人而言,都是维护其正当权利的过程,而对整个社会而言,则彰显了法律的公正与神圣。

2002年,在为麦某辩护时,王波屡克难关。麦某被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提起公诉,关押在北京秦城监狱。该院侦查处对王波提出要求:你的介绍信必须到北京司法局进行认证,否则不予会见。其实为麦某作辩护,是由司法部、广州司法局等部门核准的,所有证件都被检查过,但王波还是被挡在了监狱门外。后经过北广两地的司法局相互协调,王波才得以和麦某见面。见面时,麦某感慨地对王波说: 律师非常重要。 这句话让王波陷入了深思,作为刑辩律师到底应该充当什么角色?又该做些什么?大律师张思之曾说过: 做刑辩律师要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对于 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的案件,仍要以不懈努力博取绵薄希望。 王波深有同感,他认为刑事辩护就应当勤勉尽责。

原阳江市公安局副局长冯某,涉嫌受贿800余万元,违法帮助涉黑人员办理暂予监外执行手续。王波作为冯某的辩护律师,带领三个助手多次往返阳江。在这近两个月的时间里,王波团队没有休息过一天,认真对待案件的每一个细节,以他们不懈的努力和严肃认真的态度感动了冯某的家属。

王波说,即使我们的辩护不能赢在判决书上,也一定要通过自己的专业精神赢得人们对法律的尊重和敬畏。

 

合肥最好的治疗癫痫医院
如何能消除眼袋呢?
河南治疗牛皮癣费用高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