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帝临鸿蒙 第一千八百二十五章 前世之人,青色石桥

2020-01-13 19:09: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帝临鸿蒙 第一千八百二十五章 前世之人,青色石桥

“丫丫个呸的,真是活见鬼了,本道爷怎么听到有人在说话,无杀?是叫道爷我吗?特么的,这也忒难听了吧!”一处灰雾满世的时空之中,‘无杀’眉头紧蹙,眼中眸光烁烁,不断地打量了四周。

“他看向我们了。”幽玄出言,看向无杀终于看向了自己等人,幽玄顿时一喜,然而,他脸上的这种喜色,只是持续了一刹那而已,下一刻,他的脸色便是僵住了,因为,无杀在向他们的方向扫了一眼之后,便是直接看向了他处,似乎,根本没有看到他们。

“不对劲,无杀他···他好像根本看不到我们,也听不到我们说话啊!”紫皇皱眉,他发现了不寻常之处。

“没错,他应该是看不到我们的,不然,绝对不会如此。”羽皇默默地点了点头,接着,他突然转身,看向了赤烽烟询问道:“赤雪前辈,难道,同一条幽冥天路之上,不同时出发的话,会处在两个不同的时空之中吗?”

“不会,绝对不可能,若是无杀真的是踏上了属下所开辟的幽冥天路前来的话,那么,他一定会看到我们。”赤烽烟摇头,肯定的道。

“既是如此,那不知道,眼前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何他听不到我们说话,同时也看不到我们?”幽玄追问道。

“这个···”闻言,赤烽烟稍稍顿了下,沉声道:“如果我所言不差的话,眼前的无杀,应该不是我们认识的那个无杀。”

“不是无杀,这怎么可能啊?”幽玄大呼,他不相信。

“汪,不可能,我敢肯定,眼前之人,绝对就是无杀,这副尊荣,这份骚包,以及这种猥琐的表情,除了无杀之外,谁能做到?”寻古摇头,语气很是坚定,他确信,眼前之人,就是无杀无疑。

“我说过了,眼前的无杀,并非是我们所认识的无杀,但是,他却是有可能是曾经的无杀。”赤烽烟眯了眯眼,神秘的道。

“曾经的无杀?”听到这里,紫皇眉头一挑,惊声道:“赤雪前辈,你的意思是,我们所遇到的竟然是无杀的前世?”

赤烽烟点了点头,道:“除此之外,恐怕没有别的可能了。”

“汪?前世的无杀?不会吧,若是如此的话,那未免也真是太巧了吧!”寻古金色大睁,满脸的怪异之色。

“不会?有什么不会的?”这时,羽皇开口了,他看了看寻古,眯眼道:“别忘了,我们现在可是身处时空乱流之中,亿万时空之中,有着无限的可能,别说是遇到无杀的前世了,就算是在接下来,遇到了我们这些人前世,也都是有可能的···”

“嗯,这倒也是···”闻言,众人相视一眼,齐齐点了点头。

···

这时,就在羽皇等人讨论的时候,细细打量了一番周围,但是,却毫无发现的无杀开口了,一脸的郁闷:“丫丫个呸的,真是活见鬼了,难道是本道爷幻听了,可是不应该啊···”正说着,突然想到了什么似得,他脸色一变,惊呼道:“啊啊啊,特么的,气死本道爷了,差点把那事给忘了,不行,得赶紧跑路,太可怕了,实在是太可怕了···”

说话一落,‘无杀’身形一闪,直接化作了一道流光,朝着远处飞驰了过去···

“呃,这···看着情况,无杀的前生,似乎是在被什么人追杀啊!”幽冥天路之上,望着无杀背影,幽玄怔怔失神,好奇的道。

“汪,谁知···”

汪汪汪!

···

闻言,寻古开口,刚要说些什么,然而,就在这时,一阵怒吼的狗叫声,便是响了起来。

嗖嗖嗖!

狗叫声,还未落下,但见,数个身形庞大、如小山般大小,黑色巨犬,便是自远处狂奔了过来,此外,在那数条巨犬之后,还各自尾随着数位朦胧的身影,很显然,他们应该就是那几只巨犬的主人。

刷!

那些黑色巨犬以及那些朦胧的身影,速度皆是奇快,几乎是一闪而逝,仅仅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便是消失了无踪。

“汪,这些就是···追杀无杀的修者?”寻古有些失神。

“我们能看到他们,而他们却是看不到我们,眼下,几乎是已经可以肯定了,先前我们所看到的寻古,应该就是无杀的前世的无疑了。”紫皇微微点了点头,肯定的道。

“喂,死狗,小皇,我突然想到一件事。”这时,沉默了一会的幽玄,突然开口,一脸郑重的对于身边的紫皇以及寻古说道。

“什么事?”寻古两人对视一眼,齐齐询问道。

“你们看到了,刚刚几只巨犬,个个凶神恶煞的,而且,看起来实力极强,每一个都不比无杀差···”幽玄开口,正色道。

“然后呢?”紫皇两人,继续追问。

“然后,然后我就在想,无杀的前世,有没有可能,就是被那几只黑色的巨犬,给活活的咬死的?”幽玄沉吟了下,满是郑重的道。

“呃···”闻言,紫皇以及寻古两人足足愣了半响,最终,他们齐齐开口,一本正经的道:“你别说,我觉得,还真是有那种可能···”

“是啊,我也觉得很有可能···”幽玄默默地点了点头,接着,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目光一转,突然看向了寻古,很有深意的道:“找到原因,终于找到原因,到了此刻,我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死胖子这么怕死狗了。”

“汪?”闻言,寻古微微一怔,接着,它双眼一睁,大声道:“汪了个汪的,你这么一说,本汪爷似乎是更加肯定,无杀的前世,是被那几条黑色的巨犬咬死的了,因为

,它确实是很怕我···”

旁边,听了寻古等人的对话,羽皇微微一笑,道:“好了,都别说了,我们继续走吧。”

“嗯。”

···

时间,缓缓地流逝着,不知不觉间,又是三个月的时间,悄悄过去了,换句说,如今羽皇等人已经是在幽冥天路上走了一年了。

在这过去的三个月里,羽皇等人再次走过了许多时空,看到了各种曾经发生在各个时空之中的情景,生离死别、乱世硝烟、大世沉浮、运朝崛起与湮灭等等应有尽有···

不过好在,这段时间里,羽皇等人走的很是平静、安稳,并未遇到什么变故。

如此以往,不知不觉间,又是过去了一月,这一天,他们来到了一处血色的时空之中,大世伤沉,残垣断壁,血流漂橹,无尽的凄惨。

在这里,羽皇等人连续走了五天,可是依旧没有走出去,直到这一天,他们来到了一座石桥之前。

这是一座青色的石桥,桥身桥面,挥然一体,仿佛是被人用一种不知名的青色巨石所雕刻成的一般,桥身之上,裂纹丛生,满是岁月的斑驳之痕,仿佛曾经经历了漫长的岁月。

在青色石桥的正中心处,有一块血色的石碑,此刻,最吸引人的地方,并不是那块的颜色,而是它的形状,那竟是一块心形的石碑。

除此之外,在青色石桥的上空,还存在着一道时隐时现的血路,血路很是长远,不见其始,亦不见其终,血路之上,血雾血雾蒙蒙,仔细看去,依稀间,可以看到,有一道朦胧的身影,正枯坐其上,凝视着远方。

(第三更,打滚卖萌求月票,明天依旧三更!)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版址:m.

北京京都医院口碑怎么样
成医附院具体地址
吉林银屑病到哪里医好
江苏牛皮癣治疗方法
合肥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