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求仙则仙 第一百七十六章 原岩辛的自白

2020-01-14 18:24: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求仙则仙 第一百七十六章 原岩辛的自白

“我们不是夫妻!”

异口同声。

“从胡瑜王国律法上来看,你们是哦。”唐承念一脸正直地竖起一根手指头,“合|法哦。”

“说了不是!就算现在是……迟早也不是。”陆秋玫别扭地回过头对她说道。

“真是不错的绕口令。”唐承念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我也没有在编绕口令,就是,普普通通的一句话而已。”陆秋玫更别扭地补充道。

“好啦,是啦,知道啦。”唐承念阴笑一声。

陆秋玫谨慎地盯着她:“你真的知道?”

这么搪塞的语气,你也相信?

唐承念实在没办法违心地说话了,但她也不想伤害这颗过于正直的心灵。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不过你是不是应该先把门外面那个人解决呢?”

无论在何种情况下,拿共同的敌人来挡枪,永远都是和好的利器。

“对。”陆秋玫飞快地转过脸,“我不想再听你说那种废话了,原三长老要你来道歉,你也道歉过了,我也收到了你的歉意,就这样吧!你原样告诉他就行,就说我知道了,听清楚了吗?回去以后就别再过来,绝对,绝对,不要再来烦我!”

说完准备关门。

“不不不,等等!”原岩辛再一次冲了过来。

陆秋玫这下可就懒得再给他看什么好脸色了,黑着脸问道:“你还有什么话没说吗?”

“确切地说,是有一句。”原岩辛顿时纠结起来。

“再纠结我就关门了。”

“等等等等……”

“什么事?”陆秋玫重新打开门,冷然瞪着他。

“除了道歉,我爹还要我来……找你……和好……”

“好的那么从今天起我们就是好朋友了,滚吧。”继续关门。

“不不不是!是说……我们能不能别和离?”原岩辛勉强地挤出这个句子。

“哈?”说话的倒不是陆秋玫,而是唐承念。

陆秋玫的态度跟她也差不多,“你也太自恋了吧……”

“我来道歉了,你也愿意接受我的道歉了……跟我回去吧?”原岩辛死皮赖脸地按着门。

“咳咳,这个可不是有愧疚的人该说的话哦。”唐承念唯恐不乱地在大火上添了一把柴。

原岩辛没耐烦地吼道:“跟你有什么关系!”

“谁准你凶她!”比起怒吼的本事,在陆秋玫面前原岩辛也只能自愧不如。

她冷冷地看着原岩辛,又看看唐承念,凛然道,“我们出去说。”

“不如进来说吧?”唐承念乖乖地从座位上站起来,“我霸占着陆姐姐你的房间,也不太像话,何况,一人喝一杯茶,都冷静一点,才好聊天谈心啊!”

“谁有兴致和他谈心?”陆秋玫瞪了原岩辛一眼,倒也走进了房间里来。

原岩辛在门外迟疑了一会儿,见唐承念用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他,顿时觉得被小看了,立刻梗着脖子也跟着陆秋玫走进了房间,“虽然不知道你打什么鬼主意,不过多谢了。”

“不谢。”唐承念抿着唇,像是在忍笑,但她很快就转身走出了房间,以至于原岩辛根本看不出她是真的在笑,抑或只不过是他一瞬间生出的错觉。

“你去把门关上。”陆秋玫给自己斟了一杯茶,想了想还是给原岩辛也倒了一杯,顺口使唤道。

“哦。”原岩辛不以为忤,道歉也讲究个负荆请罪呢,何况,他从来找陆秋玫开始,就一直在跟她吵架,真要说多歉疚多诚恳的道歉,也没有。他太明白了,自己要是把今天的事情告诉老爹,他肯定会被原安兮狠狠骂一顿。原岩辛自己也觉得自己这行径太没有男子气概了,恐怕家主原宁兮也不会帮他。

大丈夫能屈能伸,不若今日就低三下四一回,先将夫人劝回原家再说。

加之唐承念那个讨人厌的小鬼也出去了,就算他今日低声下气,又有几人知晓呢?

他虽然觉得陆秋玫有时候太过泼妇,但她的确不是个爱嚼舌根的女人,相反的,她倒是老把些糟心事堵在心里面,那天他跟着原宁兮和原安兮来了陆府一趟,听陆笙数落自己,一条一条里偏偏没有新婚之夜他给予陆秋玫的那场侮|辱,可见她根本没把这件事告诉陆府里的人。

若是陆府中人知道陆秋玫的经历,大概早就把他拆成一块一块的了吧。

原岩辛越是胡思乱想,便越是心烦意乱,顺口端起面前的茶杯一饮而尽:“好烫!”

他下意识地瞪了斟茶那人一眼。

不巧的是,他这回瞪错了对象――“陆秋玫!你有完没完!我不就是瞪了你一眼吗?”

“我也只不过就是朝你脸上砸了个火球,你怕什么?你怕又变成那天的鬼模样啊?”

“你……我还不就是习惯性地瞪了一眼,何况,那杯茶的确太烫啦!”

“太烫你不会等它凉?自己说要与我议论却又走神,烫死了也是活该。”陆秋玫嗤笑道。

原岩辛自知理亏,但陆秋玫一句一句噎得他一个字都说不出口,又实在教他憋闷。

“你要是来这里只为了喝茶,我可以送你一包茶叶,然后,赶紧滚吧。”

“你说话就不能好听些?不是让我滚……就是……让我滚……”

“因为我记仇啊。”

“啊?”

“那天晚上之后,我越想越不甘心,我身为新娘,却被自己的丈夫在新婚之夜里把我从新婚洞府里赶了出去,而我,居然真的被你唬住了,没揍你,也没骂你,所以我不甘心。要是那天我有稍微诅咒你一句狠话,今天我也懒得费这么多口水了。”陆秋玫笑眯眯地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才温声说道,“滚回你家去。”

原岩辛想回骂,却又骂不出口,他实在太理亏了。

那天他喝多了,把陆秋玫赶出去以后,便呼呼大睡,再然后,他听到自家丫鬟拿陆秋玫被侮|辱的事情说笑,也没管过,甚至与她们一起调笑,也怪不得原家中人越来越不将陆秋玫当一回事,最后她被气得卷铺盖回了陆家,简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稍微自|虐些想想,陆秋玫当时又要跟他吵架,又要跟原家的人闹不开心,也难怪会对原家之人避如蛇蝎,她在那段日子里,大概过得非常艰难。

这样一想,原岩辛便又不由得怜悯起陆秋玫来。

陆秋玫从小养成的特殊天赋,令她很快察觉到原岩辛神情的改变。

怜悯。

谁?

她?

怜悯她?

“看什么看,你来这儿就是为了看我的吗?”陆秋玫立刻没好气地问道。

先声夺人,从来都是她保护自己的最好方式。

然后今天似乎失灵了。

难得的,她咆哮完毕之后,原岩辛一言不发。

他不说话,只是盯着她发呆。

并不是用那种怜悯的目光,事实上,他的眼神早就渐渐改变了。

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他用着令自己和陆秋玫都看不明白的目光,紧紧地盯着陆秋玫。

“你看什么啊?”陆秋玫依旧试图找回主动权,然而此时,她说出口后,才意识到自己的语气究竟有多么软弱无力。

原岩辛仍旧沉默着,事实上,每当他思考的时候,都没办法分心去做别的事。

他母亲倒是据此评判他是一心一意的人,他父亲原安兮却只说他无能。

也许原安兮说的才是对的吧,原岩辛想,他似乎根本不是母亲说的那种一心一意的人。

当初,原家与陆家联姻的时候,母亲将陆秋玫的画卷送给他看。

原岩辛只觉得陆秋玫看起来是个英姿飒爽的望族千金。

直到有一回在郊外见到她,他才发现陆秋玫是个爽利的女孩子。

他喜欢这种性格的女子,那会令他觉得相处起来舒服。

如今看来,爽利的性格,也有不好之处。

也可能,是陆秋玫本人太活跃过头了吧?

原岩辛倒是今天才知道,自己那次在郊外不是第一回见到陆秋玫。

小时候那个天天殴打他的小霸王,竟然是陆秋玫?

他今天争辩的水准不断下降,可能就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因此受到的惊吓。

这算是缘分还是……孽缘?

如果没有小七,或许他可以试着接受陆秋玫,然后慢慢地向她展露自己真实的那一面。

可到了新婚之夜,他却又想起了远在花城的小七。

他后悔了。

直到他将陆秋玫伤至如此境地,才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

不是后悔,是没有做好承担的准备,便轻率地答应娶她。

原岩辛不确定陆秋玫是不是喜欢自己,他倒是有一点喜欢陆秋玫。

可是,自己已经将这个骄傲的女子最珍视的颜面一层层撕裂,撕碎,撒得漫天漫地,她还有可能原谅他吗?虽然原安兮总说,他要是肯拉下面子来找她道歉,诚恳地请求她跟随自己回到原家去,还是来得及的,但是直到现在,他想明白了,却又不得不承认――即便是他自己,也找不到任何理由让陆秋玫原谅他。

他做错的,无论用多少华丽的辞藻语句都不可能将她挽回了。RS

崇信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资阳市第四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郑州市癫痫病医院地址
乌鲁木齐专门治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